⊙馬念慈

 凡一張健身卡可以換幾張咖啡券,到一隻熊貓折算幾隻長頸鹿,有資源就好比劉謙變魔術,通通可以實現。這裡的女人們從一入社會就學會了互通有無的經濟學,大可理直氣壯去應用等值感情和對價生活,只要你的目標清楚又明確。

 又小又亂,Z的廚房還總是燈光欠佳。兩只燭光之下,她為我們做過Julia Child式的燉菜,還食過一款自研的烏魚子義大利麵。把烏魚子磨成顆粒分明,義麵以蒜汁炒香,淋上現擠檸檬汁,最後再拌上很酥脆的韓式辣味海苔片,吼,美味一樁。

 「如果在北京,一個單身的女生」,飯飽酒足,此刻席間最配的話題,往往這樣開場。為了梳理這段造句的上下文,這幾年我們還真是吃了很多很多很多的食物,當然,也有包括吃了虧和上當。

 不能太虧,便還學著看熱演的連續劇,看完「奮鬥」看「蝸居」,力求更融入白領的生活,又一起相約去看電影「杜拉拉」。我們總結男主角黃立行和女主角徐靜蕾的梗總是不同步,延時零點零二秒,如同影院裡別人在淡定我們卻想笑,別人捧腹時我們又問笑什麼笑。說到底也就是沒能跟上這城市正在思考的「女性主旋律」,例如摸不透職場女性打扮的款式風格、表達姿勢或說話語速,是她們的生活讓我們的生活蒙上了層紗。

 所以當胡同探險記告一段落,就是CBD裡叢林肉搏戰的開始。寫字樓裡比的無非光鮮亮麗,還有各種軟實力競賽。能不能吃辣?聽得懂領導的方言笑話吧?言必稱商業模式會嗎?今天出差成都明天飛廣州行嗎?對於未來你有什麼願景啊?還有最重要的一項,你帶來了什麼資源嗎?台灣人能運營的資源,項目從來就很邊緣,優秀又專業的職場經驗、很會構思大小內容,這幾招一個季度後,就被其他要求給淹沒,「那你認識牛爾嗎?認識小P老師嗎?」答曰認識啊,「那請他們來免費做活動可以嗎?」免費,那不是讓我去裝笑微。

 辦活動請一線主持人,快想想怎麼喬免費。要在最牛的雜誌上廣告,同理是我們平台這麼大一定要用交換的。專業的檢驗到後段越來越少,但凡一張健身卡可以換幾張咖啡券,到一隻熊貓折算幾隻長頸鹿,有資源就好比劉謙變魔術,通通可以實現。這裡的女人們從一入社會就學會了互通有無的經濟學,大可理直氣壯去應用等值感情和對價生活,只要你的目標清楚又明確。

 但我們哪有那麼多的目標?頂多就是在小酒館的吧台前,因為風趣幽默的談吐,交換了鄰桌男士請的一杯店酒與一盤毛豆,胸前並無大志,該拿什麼去換什麼好呢?據說,這種「如果在北京,一個單身的女生」最終結局不外乎以下四款,「孤寡、後媽、拉拉、出家」,偶爾我們讀讀馮唐的「給未婚大齡女青年的六個錦囊」,自勉確保自己的小宇宙長得強大一點,那麼知道自己四面楚歌,至少也是握有一種方向感。

 收到伊從南方發來短信,開心報告南方好,開會遇到了好多不同的單身模版,有待返京與大家商討。是日聚在深夜的食堂,伊兩眼金金,仔細分析了南方單身女性的鮮活樣貌,她們姿態互異活法更多,雖然也討價還價比資源,但依舊保有真誠,務實的能屈能伸不吝惜有時免費。

 這是幾經波折與歷練之後的性感體悟,如果我們還要繼續北京,那麼或許該創造的是一種免費的境界,將其獻給領導,贈予情人,切記免費是因為無以標價,就是因為有些狀況,不才突顯出免費的女王至高無上。有關「如果在北京,一個單身的女生」這個句式就算阿Q一點、結構鬆散些,誰說不能成立呢?加油吧,我親愛的女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