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建仔去年肩膀開刀到現在,已經快屆滿一年。現在的建仔正面臨復健最後的關卡,眼看快要越過它,又因為手臂的狀況必須重新來過,這種重覆的過程,很容易讓人身心俱疲,不過建仔仍抱持希望沒有放棄。

 如果了解實情就會知道,建仔復健的每一步都在走前人(至少在大聯盟)沒有走過的路,充滿了實驗性。每一天都要看當天的狀況與感覺才能去決定下一步,這種不確定感,對運動員在心理上的煎熬絕不少於體能上的考驗。

 建仔自己很清楚傷勢的特殊性。他表示,開完刀還在洋基的時候,就聽說只有美式足球員布瑞斯跟他受的傷很接近。在大聯盟投手中,幾乎沒有球員有過相同傷勢。所以建仔很坦白地說:「我看大家根本不知道怎麼來醫我。」

 雖然布瑞斯不是棒球投手,但是畢竟只有他的例子可供參考。所以建仔有去注意有關布瑞斯的報導。

 事實上,布瑞斯在2005年受傷後的遭遇,和建仔有些雷同。當時他的老東家聖地牙哥電光人隊不看好他的未來,提供一份低價附帶獎勵條款的合約,被布瑞斯認為是一種羞辱。根據《運動畫刊》引用布瑞斯的話說:「他們不認為我會復原,所以用我的傷勢當藉口來趕我走。」布瑞斯拒絕合約,宣佈成為自由球員。他第一個考慮的對象,是正處於轉型期的紐奧良聖徒隊。

 那時的紐奧良在卡崔那颶風蹂躪後,滿目瘡痍、百廢待舉。聖徒隊高層帶著布瑞斯繞市區,包括受創最深的區域。用意是告訴布瑞斯,他可以成為這個城市重建的一部份。本身很有宗教信仰的布瑞斯想,或許這是上帝的旨意,把他放到這樣的處境。或許真的應該來紐奧良,不只是打足球而已,而是對這個城市做出貢獻。後來他與聖徒隊簽約,理由是「他們不只要我,並且是需要我,有多少人在一生中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讓一個城市不同?」

 結果在07年初,他帶領聖徒隊打進隊史上第一次的國聯冠軍戰。後來雖然輸了,但是他在當地已被認為是神的存在。不只是打球,為了讓大家知道他對紐奧良的向心力,布瑞斯選擇住在城市的中心而不是郊區,他花錢花時間投入慈善事業。然後在今年,帶領聖徒隊拿下超級盃冠軍,並且當選最有價值球員。所以大家稱他是Miracle Man。一個人為整個城市帶來希望。

 布瑞斯是建仔唯一可以參考的前例,雖然足球和棒球不同,不能相提並論,但是有信心就會克服困難這一點應是共通的。所以建仔知道了這個故事後深受鼓舞,並且很肯定地說:「我還沒有放棄。」

 華府的國民隊也正面臨轉型。有了小史之後,如果再加上建仔,那麼從墊底到邁向高峰將不只是夢想。所以大家都在耐心等待,等待建仔突破最後的關卡,重建自己、照亮首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