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中疑似召妓的醜聞連燒八天,儘管週刊提不出壓倒性事證,但陳致中卻甘願放棄唾手可得的證據,順著議題繼續跑攤,日日見報,知名度扶搖直上,把深綠選民不滿「追殺扁家」的憤怒激到最高點。一場看似羅生門的桃色八卦,會不會成了媒體與政客各取所需的分贓大戲,著實耐人尋味。

 揭發這起桃色疑雲的壹週刊,儘管部分爆料充滿疑點,但昨日公布的電話錄音,種種「巧合」,確實令人立刻聯想到召妓男與陳致中的關聯性。只是,A是不是B,之間還少了等號;現在陳致中到底有無召妓,恐怕連週刊都不敢百分百論定。唯一能確定的是,前第一家庭公子疑似嫖妓,賣點十足,吊足閱聽眾窺人隱私的胃口。

 只是,面對狗仔追殺,陳致中不急著反擊的態度,似乎更有意思。

 首先,到底誰是陳致中口中的「台北金融界友人」?若真有其人,那麼,和陳致中親密到能在他家來去自如的林偉斌,為何不願為了死忠的政治前途,把台北友人交出來?

 以人文首璽的居住規格,調閱監視器是「要不要」,而非「能不能」;結果被爆料的一方卻有辦法把人文首璽當成政府機關,申請八天還在「調閱中」。

 何況,只要提出刑事告訴,陳致中大可把調查問題丟給檢方;只要沒召妓,大可放心等待「正義」到來。

 諸多有助於證明自己清白的證據,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陳致中,怎會不知道要拿來用?除非是另有打算。

 扁家弊案爆發迄今,社會早已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扛著延續扁家政治香火出征的陳致中,除非「頭殼壞掉」,才會以為自己能爭取中間選民認同;換言之,與其爭取多數人認同,不如用心營造「扁家被追殺」的形象,顧好深綠這一塊。

 現在的陳致中,面對壹週刊就是點到為止,既不承認也不積極反擊,似乎打蛇隨棍上。或許,「阿扁們」越憤怒就越團結,正是某些人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