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費四千六百多萬元裝修的屏東美術館,因屏東市公所決意收回自行管理,讓忙了將近四年的縣府文化處感到扼腕。有人認為市公所在「斬稻仔尾」,但有另一種說法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

 屏東市公所舊址位於屏東最精華地段,不少公司行號想買下來改建成店門營業,還好在縣長曹啟鴻、市長葉壽山對保留日式古蹟建築的堅持,並未因地方財政短缺而被犧牲,反而改建成美術館來帶動屏東藝術氣息。

 文化處接手無償使用,到處找經費整修,把一棟漏水、破損的日式舊建築,整修得有模有樣。就在文化處要結合藝術家大展身手時,市公所卻認為美術館四年來沒有作為,執意要收回「市有公產」自行經營。

 雖然縣府與市公所表面上均說溝通無礙,但藍、綠心結猶在。年初,葉壽山為市立殯儀館遷建問題,竟要透過縣民時間大動作找縣長曹啟鴻成立縣立殯儀館解決;文化處長徐芬春約葉壽山談美術館續約或是如何解決整修費用三分之一縣府配合款,也遭爽約三次。

 市公所與文化處爭屏東美術館管理權,很可能是個搬磚砸腳工作,但站在提升屏東縣民藝文水準立場,公所跟專業的文化處應坐下來好好談,不要為意氣之爭,讓屏東美術館運作空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