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契訶夫一五○歲誕辰紀念,資深編輯丘光新成立的櫻桃園出版社也決定以契訶夫打頭陣,推出契訶夫短篇小說集《帶小狗的女士》。台灣作家雖對契訶夫推崇備至,但過去出版界對他的作品缺少完整引介。

 契訶夫生於一八六○年,四十四歲時便過世,一生完成數百篇短篇小說、十多部戲劇,是世界公認的三大短篇小說家之一(另兩位為莫泊桑、歐亨利),在俄國文學史上則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

 留學俄羅斯的丘光不但以契訶夫知名劇作《櫻桃園》作為出版社的名稱,也將出版方向鎖定俄國文學,強調直接從俄文譯介原典。創社作《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收錄〈燈火〉、〈帶小狗的女士〉、〈未婚妻〉等六部作品,由丘光親自選譯。

 丘光表示,契訶夫的年代晚於屠格涅夫、杜斯妥也夫斯基、托爾斯泰等俄國三大文學巨擘,他所生活的十九世紀末至廿世紀初,正好是俄國革命前的動盪時期。他抓住當時變動的社會氛圍,中晚期作品更強烈呈現「尋找新生活」的勇氣與期待。

 「這時,契訶夫逐漸脫離托爾斯泰宣揚和平與愛的理念,因為,他認為沒有抗爭,生活永遠不會翻新,只是他不參與政治,而是用小說從事形而上的革命。」他承續了之前俄國文學關懷小人物的寫實主義,但在文字上有高妙的突破。

 契訶夫的祖父是農奴,父親經營雜貨店,出身貧困的他後來成為醫生,以莫斯科郊區的農民為行醫對象。

 契訶夫早年寫作詼諧小品,擅長幽默諷刺筆法,他從流放受刑人的庫頁島考察回來後,風格轉而批判社會。他中晚期作品更趨成熟,文字平淡卻韻味無窮。巔峰時期的短篇代表作《帶小狗的女士》,描寫一對男女在濱海小城相遇、偷情的過程,簡單精鍊的鋪陳、沒有結論的結尾,看似平凡卻充滿餘韻,被俄國作家納博可夫推崇為「全世界最偉大的短篇小說之一」。

 張大春則說:「契訶夫啟發最多並非讀者,而是創作者。」他也對照台灣,認為現在大眾對底層人物常帶有「無庸置疑的同情」,但契訶夫對小人物的同情並非如此廉價淺薄,他對人物的諷刺、透視和荒謬的描寫,才是最難得的。

 八月廿九日於華山創意文化園區舉辦「契訶夫,我願為你朗讀」,邀請黃春明等名家朗讀契訶夫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