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改革開放的成就全世界有目共睹,就像一個企業家成功之後,總會有人總結出他的成功要素一樣,大陸經濟發展成功,也有人企圖整理出一種「模式」。這種「模式」的最早說法來自西方,稱為「北京共識」,而後經過大陸學界發揚光大,成為「中國模式」。

 「北京共識」(Beijing Consensus)的第一次提出,是在英國「外交政策研究中心」(Foreign Policy Centre)發行的一本刊物上,時間是二○○四年。這個名詞主要相對於「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

 「華盛頓共識」主要包含兩個內容,一是民主政治,二是市場開放,讓市場解決所有問題。

 但大陸改革開放的成功,顯示在「華盛頓共識」之外,還存在一個既非民主政治、又非完全市場開放體制的成功可能性,即「北京共識」。

 「北京共識」的內容,透過大陸學界對「中國模式」的演繹,具體而言是一個強勢有效的政府,明確的指導思想,集中精力關注民生,妥善處理穩定、改革與發展的關係,漸進改革等。

 但此一「中國模式」的提出,也引來多方批評。批評者認為,如果大陸這卅年的成功必須歸因於這些要素,則根本無法解釋為何毛澤東主政時代,一個更強勢領導人經濟政策上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