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市區裡位於金馬路與中山路交叉口的賴和「前進」詩牆即將在八月一日拆除,並移往八卦山第二停車場了。一座公共藝術建設的搬遷,可能不及柴米油鹽議題那般的受人重視。但事實上是,每一座公共建設,也都是民脂民膏所堆砌而成。而公共空間的設計,彰顯了市民集體的生活態度。一座城市的管理者如何善用資源來打造理想的生活空間,絕對是市民們應該密切關注的。

 對在地人來說,這面詩牆的存在,其美學價值與實用意義,有著兩極的評價,有人認為它銹蝕面黑鴉鴉的一片,沒有什麼特色;但卻也有人認為它相對於以往追求花稍的公共建設,這詩牆同時具有著素樸與剛毅的氣質。特別是這上面鏤刻的文字,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描述一對共患難的兄弟如何在黑暗中摸索向前的動人散文:《前進》,放在今日鬥爭紛擾不斷的台灣社會的脈絡裡,更顯其以古鑑今的價值。

 「前進」詩牆在彰化城市的發展過程中,算的上是一件「異數」,因為它不但將在地文學鑲入公共空間,並融合了生活美學與歷史意識。想起在更早以前地方首長竟還不識賴和為何許人也之時,前進詩牆現址曾經差點被規畫成「科技光塔」,我們真的會因為這座詩牆在此陪伴我們在公路上往返這麼多年而感到寬慰。

 雖然前進詩牆當初也是縣府發包完成之作,只是它多少迎合了關注台灣文化者的胃口。詩牆的存在的確帶來了一些效果。有不識賴和的司機先生與詩文邂逅,果真在駛入彰化市區後,尋探賴和紀念館,希望能對這位對台灣文化貢獻卓著的走街仔仙有更進一步的了解。這樣的文學地景,至少不像前任市長耗費公帑在市區留下那麼多署有其名的「光柱」;它們遍布幅員廣大而無用,卻少有人提出質疑並建議毀棄。

 相對於此,賴和詩牆即將要在原址消失,並被遷往八卦山停車場邊,雖美名為「與附近的文學步道連成帶狀景點」,但其能見度反而更低,不禁令人感嘆又是拆毀前朝建設的戲碼一再上演。賴和曾寫《可憐她死了》,用一位女子的遭遇來隱喻台灣人被欺負的命運,我們此時也只能抱著「可惜它搬了」的心情看待詩牆的搬遷。

 無論前進詩牆的命運為何,對於其搬遷,或許不會直接衝擊民眾的生活,但比較可惜的是,公共空間的設計規畫一直以來都是以發包的形式規畫,缺乏市民集體由下而上的想像與討論,並享有參與規畫的權利。我們且看縣府即將耗資千萬經費來設計此處成為彰化縣的入口意象,是否又將淪為政客簽名的無趣文宣。

 一生為無力者而奮鬥的賴和,總是在那些城市的交會處奔忙,出出入入,無瞑無日。時空轉換至今,身為市井小民的我們依舊無力決定自己的生活空間。空間即是權力,且讓我們藉由賴和詩牆的搬遷,開啟對公共建設的反省,讓市民參與的可能性更加開展,不斷前進!(作者為醫師,賴和文教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