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六輕雲林麥寮的石化煉油廠,日前發生大火意外事件。導致位在附近的養殖文蛤的漁民損失慘重,並一度引發民眾動員包圍工廠,和警方發生推擠,並傳出警、民雙方都有人掛彩。一場工安意外事故,演變成居民強烈抗爭事件,令人遺憾。而這樁事件的背後,值得思索的課題太多了。

 假如將時光倒轉到一九九三年,那時節從雲林縣縣長以降一直到當地居民,幾乎都歡迎六輕落腳麥寮,他們希望六輕能帶給雲林「繁榮」!而占地達兩千六百多公頃的台塑六輕也在一九九四年在雲林麥寮正式設廠,一九九八年開始投產,六輕廠雖內有六十一座工廠,但初期重大安全事故不多,與當地相安無事。

 誰能料到,這個在往昔工安管控上的模範生,竟在一個月內竟然連續發生兩次大火,不但危及當地居民安全,更讓台塑企業損失數億元。根據媒體報導,這已不僅是六輕本月的第二次爆炸,而是今年的第四起,去年也發生過九起意外。這也就不難想像,情況何以會從當初居民的熱烈歡迎,演變到今天的強烈抗爭,台塑經營階層此刻所面臨的沉重壓力,可想而知。

 台塑企業副總裁王瑞華日昨出面向社會道歉,否認台塑在管理上出現螺絲鬆動的說法,表示台塑一直兢兢業業在做,確保王永慶的精神不會動搖;至於工安事故原因還在調查中,但未來不可以再發生,造成附近居民的損失,台塑也會負責到底。

 王瑞華的說法,確實表達了台塑負責任的態度,畢竟此時此刻,解決問題最為首要。但此舉是否能平息外界的質疑,仍有待考驗。例如雲林縣長蘇治芬就怒責六輕設廠在雲林,留下災害和汙染,帶給地方無比傷痛。特別是現在正值六輕五期環評正在行政院環保署審查的敏感時機,使得雲林民眾反對六輕五期擴建更顯得「造反有理」。

 六輕的工安事故,牽拖的可能還不只是六輕五期擴建而已,未來國光石化也必然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影響,因為國光石化和六輕緊鄰,位於濁水溪對岸的彰化縣,反國光石化的環保團體也必然會以此做為訴求,讓國光石化除了要面對中華白海豚保育、二氧化碳排放問題等外,更要好好思考工安意外的問題了,也讓國光石化前途雪上加霜。

 此次重油洩漏的原因,台塑強調必須等到火勢完全撲滅後,進入現場調查鑑定後才能確定,這一點我們同意台塑的說法,而台塑也應視此次危機為一次檢討缺失,重塑企業形象的寶貴機會。譬如,六輕是否存在如報載學者所診斷的,由於位處沿海,鹽分腐蝕嚴重,機械設備較易損壞甚至漸趨老舊的現象?或是為追求經營效率,導致人員過度精簡,無形增加了安全事故發生的機率?無論最後鑑定出因素是什麼,我們都期待台塑能坦誠面對,儘速善後並改進缺失。

 有了這次教訓,政府相關部門也必須重視此一問題,畢竟六輕、乃至擬議中的國光石化都是設在沿海,類似的問題,可能層出不窮,如何防範意外再度重演,絕對是重要課題。此外,六輕、國光石化等石化工業區規模都堪稱是世界級的石化產業園區,一旦發生意外,地方消防工安單位顯然是無法應付的,未來中央應比照重大天然災害在當地設立國家級災害應變中心,透過應變防範機制,結合地方政府、民眾與業者,一起為可能工安意外,防範於未然。

 除了鑑定原因外,針對附近蒙受損失居民的善後處理,也不能輕忽。當地居民已開始透過媒體指稱,大火所帶來「酸雨」,與落塵,除了讓大量文蛤、吳郭魚死亡外,麥寮鄉養鴨業者也發現飼養鴨子陸續死亡。不過根據環保署初步監測資料,檢驗的數據都仍符合標準,是否是大火所造成,台塑與居民兩造雙方必然會有不同看法,因此火熄了,爭議恐怕才剛開始,這一點相信台塑也會審慎因應。

 六輕這場大火、勢必將延燒到六輕擴建、國光石化的環評,同樣的這場意外的發生,也未嘗不是我們再度體檢石化政策的絕佳時機,經濟發展與節能減碳、環境維護之間,究竟孰輕孰重,產官學之間,是該進行一場深度的對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