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小孩考的「不理想」,無緣台大醫科。他好不容易完成心理建設:「其實陽明醫科也不錯」;沒想到小孩卻堅持選台大牙醫。

 牙醫師的他說:「能當醫生,何苦幹牙醫呢?」

 小孩斬釘截鐵地嗆:「就是要讀台大!」

 兩人因此大吵一架。我問朋友:「你影響得了小孩嗎?」他搖搖頭。

 「那又何苦白吵這一架?」我說。

 朋友向我發牢騷之前,其實我家也才剛發生劇情相反的戲碼。

 兒子說:「戴老師問我先選台大文科還是政大商科……。」

 話沒說完,我就反射性地說:「當然要讀台大!」

 「你別管!」他嗆道。

 兒子從沒這麼頂撞過,我很受傷。但,坐著生悶氣時,卻又覺得「你別管」這三個字還真是「當頭棒喝」。

 我真的不該「管」,因為兒子早已自我證明不用「管」。他收放自如,儘管原先成績爛到爆,但高三退出「舞」林後,埋頭苦讀,大學指考成績竟意外的好。

 反諷的是,兒子考的意外的好,我卻表現得意外的差。指考後,我急著幫他做「落點分析」,到處打聽各系的優缺點,中邪似地幫他做「生涯規畫」;完全忘了「開明、理性、自由、民主」等原則。

 正自責時,兒子過來跟我道歉;我擁抱他說:「是我的錯,你的人生,本來就該你來做決定。」

 晚上,我拿出塵封已久的「The Wall」,聽Pink Floyd叛逆地唱著「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讓心境重回少輕狂時。腦海不禁浮出一段文字:「你們的孩子並不是你們的孩子……他們藉你們而來,卻並不屬於你們。你們可以把你們的愛給予他們,卻不能給予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你們可以建造房屋庇蔭他們的身體,但不是他們的心靈;因為他們的心靈棲息於明日之屋;即使在夢中,你們也無緣造訪。」

 這是紀伯倫在「先知」中對父母們的「開示」。不過,通常只有「孩子們」受到啟發,一旦成為父母,大家都會忘記當年看到這段「開示」時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