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南海戰略與安全情勢發生重大變化時,我國內政部長江宜樺率團赴東沙宣示主權。但我們知道南海東沙群島的主權向來是沒有爭議的,但目前台灣仍受限於特殊政治因素,無法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提交東海與南海海域之海底地質資料數據,也甚難與鄰近國家進行海域劃界談判。那麼,我國的內政部長、行政院海洋事務推動小組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國安會秘書長、國防及外交部長對當前激化的南海情勢應有何種反應與發言,對筆者而言,這才是當前我國要作宣示的南海島嶼主權。

 當美國國務卿表示,南海問題涉及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國家利益,因此,美國將促成多邊協商,協助解決南海島嶼爭議,並呼籲南海周邊國家簽署一份較具法律約束力的區域行為準則時,我國官方應作何反應?我們是不是也應表示,南海問題也是我國的重要國家利益,因此,南海問題的多邊協商與南海區域行為準則之簽署必須考慮到台灣的權益?當北京宣布南海問題涉及中共領土完整,屬國家核心利益之一,不容他國干涉;中共反對南海問題的國際化,反對美國以協同方式解決南海問題時,我國政府又應有何種的回應?是否台灣也應利用兩岸政經關係改善機會,並基於兩岸對南海島嶼主權立場的一致性與共同關切,要求北京不應將台北排除在區域內有關南海事務之安全對話機制外?

 南海政策涉及台灣的政治、外交、經濟、國防、安全、航運、環保等各種重要國家海洋利益。但究竟我國政府部門是哪一個單位負責擬定、執行南海政策?這個答案並不清楚。雖然目前行政院下設有海洋事務推動小組,但過去一、兩年來,此小組所討論的議題大多是屬於技術層面的各部會機關執行事宜,重大的海洋政策與海域安全,舉如,南海無暇號事件、南北韓天安艦事件、美韓日本海軍演、中共在黃海與南海的軍演與護漁定期巡航、以及中共「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和平解決」南海政策的轉變等,從沒有提交海洋事務推動小組討論過。

 總統府國安會之下,雖設有海域情勢安全會報,下設有由農委會、經濟部、或內政部分別負責有關漁業資源保育管理或油氣資源勘探開發的「南海小組」,但似乎台灣並無一個整體的南海政策,也不知那一個政府機關是負責我國南海政策的最高決策單位?未來行政院下將設置海洋委員會,以及此會內部設置綜合規畫處或海域安全處。但此海洋專責機構又是否有足夠的統合能力去協調行政院各部會和國安外交系統有效處理南海問題?

 筆者認為,台灣在南海問題上不應沉默。我國政府相關部會應掌握最近南海戰略安全情勢,擬訂有效策略。要求海基會與海協會將南海經濟合作、資源管理保育、海洋科學研究、以及台灣參加與南海問題有關之國際會議等議題納入協商議題,或要求我國在與美國或東協會員國進行雙邊協商時,應將台灣在南海所享有的權益,以及可能扮演的角色納入會商議題。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歐美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