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兒子17歲的李戡出書《李戡戡亂記》,記者會由陳文茜主持,嘉賓是摟著兒子期待他「獨立」的李敖(左);李戡對教育、歷史教科書、聯考試題等提出批判。剛考上台大地質系的他,選擇到北大就讀。(鄭履中攝)

 即將赴北京大學攻讀經濟學的李戡,在這個暑假搶足鋒頭。頂著李敖之子的光環,李戡先於七七事變紀念日當天宣布自己棄台大擇北大而上了新聞版面,而後因陳文茜攜他出席香港書展並批評韓寒而聲名大噪。昨日又為新書《戡亂記》舉行發表會,再批韓寒和杜正勝,口才不好但砲火不輸其父。

 「台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分,根本沒有台灣文學可言。」剛脫離高中教育的李戡出書表達他對台灣教育制度的不滿,直斥民進黨執政後大力修改課本,讓教科書內容在前後7年可以天差地別,政治力介入的表現以杜正勝最明顯,而國民黨政府的教育部長吳清基今年3月說自己愛台灣,並成立台灣史研究會,也讓他大嘆:「台灣歷史教育沒有希望了。」甚至直言,現在的歷史教科書是「站在異族角度寫歷史。」

 李敖力挺兒子

 針對兒子痛批歷史教育,李敖表示這是「草莓族的憤怒」,李戡在證明他不是草莓,而是胡桃。

 「台灣人視野太小,僅關注島內一小部分的事,陳致中召妓的新聞也能大炒特炒。」李敖批評一小群人把台灣弄得很「渾」,原本只有國民黨史觀的「渾歷史」經過民進黨攪和,「渾上加渾」。李敖期許李戡應將視野放大,而他選擇到北大就讀便是一種方式。

 日前陳文茜帶李戡出席香港書展,因批評韓寒「說話像放屁」而招惹非議,李戡也在新書發表會中提出解釋,他不滿中國媒體及評論說他「貶低韓寒來賣書」或者「因為沒上時代封面吃醋」,因而大罵:「我是李敖的兒子,做什麼韓寒第二?」

 他不僅對韓寒「用錢買賽車」不以為然,也批評媒體對陳文茜話語的斷章取義,並表示陳文茜很少上網看文章,僅因韓寒針對世博的意見有問題,而認為韓寒應該珍惜話語權和影響力。

 陳文茜也表示,她對韓寒那句「世博是用錢堆出來的」感到不滿,認為這種說法並不公平,畢竟上海市政府確實改善了城市生活,打下現代城市的基礎。

 她舉例說,一位喜歡韓寒的中國記者當場解釋了韓寒的意見,如建地鐵讓交通不便,陳文茜回應:「他可以批評貪腐或政府,怎麼會去批評蓋地鐵讓交通不便呢?」她自嘲,沒想到在中國,韓寒跟胡錦濤都是罵不得的。

 到大陸會入境隨俗

 今年有13名台灣學生申請北大通過,李戡是其中之一。根據《世界新聞報》報導,李戡因2005年隨父親到北京參觀故宮,深受高規格禮遇,讓李戡崇拜父親:「以前在台灣,從來沒跟父親一起公開露過面,這次來北京看到大家迎接爸爸的陣仗這麼大,覺得爸爸真勇敢,很偉大,文章也寫得好,對我也很好,很佩服爸爸。」並開始嚮往北京,在北大申請書上寫著:「雖然考取了台灣最好的大學,雖然台灣是祖國的一部分,但我想到祖國念最好的大學,因為希望我是它的一部分。」

 當記者詢問李戡如何面對無法自由使用google及錢學森實驗室被推平的事件時,他不以為然地表示,台灣人喜歡拿自身的民主自由來評斷人,而他既然選擇到北大就讀,就會「入境隨俗,尊重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