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冤屈、不公義,在大陸要上訪,可要為此付代價。公平,可不是唾手可得!(中新社)

 評論解讀打破傳統人際關係的枷鎖,一腳跨過中國式辦事規則的藩籬,走上了一條依法維權的「羊腸小道」,大陸「前」法官馮繽的案例,說明人遇到不公義的事,反抗的力量有時甚至出乎自己的預料;不過,從坐上席的法官變成「見了車就往上衝、用飯勺敲打院長被拘留、以命相搏、想自焚或跳樓」的上訪者,要一個審判,審判已經作出,你還不認輸,「偏執狂」、「精神病」就會是新身分,病院會為你備一張床位了。

 關注過「法官上訪事件」,所以聞悉當事人馮繽被孝感市中院免除職務,內心頓感無限淒涼。一個法官不能依靠法律為自己討說法也就罷了,到頭來卻還因此丟了飯碗,這究竟是屬於何人的悲哀?

 但這個結果,其實許多人都能預想到。馮繽近乎偏執的堅持,讓人敬佩;也就是這種執拗性格,在中國顯得特別突兀,遲早會給他帶來禍害。無形中,馮繽走進了一條違背中國式辦事規則的死胡同,這正是他遭受今日命運的根本原因。

 馮繽和妻子都在法院工作,妻子是單位的清潔工。身為助理審判員,老婆卻被單位清退,說明了他平時和領導關係不算好,否則就算不能為妻子謀得更好職位,也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這就是典型的中國傳統人際規則,無論你業務再厲害,也得和領導搞好關係,不然,你在領導眼裡可能是個人才,也可能屁都不是。

 公事私辦更有效

 當妻子被清退,同樣按照傳統人際規則,這時候馮繽根本不該走正常程序,比如公開找領導理論,或者找勞動仲裁部門解決糾紛,更不要說把自己的單位告上法庭。他要做的,也是大多數人會做的是,提著禮品、揣著紅包去拜訪領導。

 在中國,你不能不承認,「公事私辦」有時候就是要比公事公辦來得更有效率。有些問題按照辦事流程原本就能夠解決,人們也會想法設法,繞個九九十八彎,托人找關係。這種潛規則由來已久,形成一套完備的辦事流程。

 依法維權遭不公

 這樣做當然很醜陋,但往往由不得你不做。在大多數情況下,經過再三權衡,人們也只有去適應這一套「不言自明」的辦事規則。

 馮繽非但不去理會潛規則,甚至把自己單位告上法庭,這不僅是不識大體,簡直就是大逆不道。更何況,他還身穿法官制服(不是法袍)、胸佩國徽,手舉一個大大的「冤」字牌到省高院上訪。

 這種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做法,顯然只會讓事態陷入不可挽回的死局。試想,眼下哪一家法院、哪一個法院領導能夠容忍如此「丟人現眼」的事情?

 據悉,免除馮繽職務是「根據《人民法院組織法》和《法官法》的規定」,由孝感中院審判委員會研究並正式發文所作出的決定。我沒有看到具體內容,也沒有興趣去瞭解;有時候,理由並不重要,關鍵就在於結果。就算相關部門不是以直接理由,而是以其他說法免除馮繽職務,我也不會感到意外。因為,這也屬於中國式辦事規則的一種邏輯。只不過,這樣一來越發讓人覺得悲哀,由此更感法治之不易。

 (摘自深圳新聞網《晶報》2010-7-28,作者魏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