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不會有「穿著法袍上訪的法官」了。湖北省孝感市中級法院免除了助理審判員馮繽的職務。馮繽不再是法官,所以他今後再上訪時,不僅不能穿法袍,而且再不能說是「法官上訪」了。一個不斷上訪的人,難道還需要被承認為法官?

 以完備的法定程序,去損害人們的正當權益,這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情,從來就有。一個做平民、做下屬的,真正正當的權益,其實只有好好聽話,而已。這樣,越是維護權益,權益失去的越多,這是維權的悖論,是現實的教育,而且處處都是基地。

 當你的權益被損害,而你決定要去維護時,也就意味著你可能已經成為秩序的擾亂者,於是,前景昭然,你的心裡將不斷增添傷痕,你的境遇將不斷惡化,不動聲色地,或者大動干戈地,你被派定到應有的位置上去:不聽話的人、麻煩製造者、穩定破壞者、不軌分子、精神病人,乃至違法犯罪分子……每一種身分,都將有相應對待。

 一切都合乎程序。你將變得越來越激動,你感到令你失望的人或者機構越來越多。你的情緒、性情開始執拗起來,行為開始過激,這將為你鋪成一條毀滅生活的道路。原本,遭受不公正,你應當老實接受,這樣,你就做到了損失最小化;而你心存希望,這便是損失不斷擴大的開端。

 (摘自《東方早報》2010-7-28,作者劉洪波,媒體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