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後期抗日防共成膠著狀態,中共從未放棄壯大自己。圖為中共組建的山西新軍。(新華社)
▲西安事變主角蔣介石(右)、張學良(左)及楊虎城(中)在事變發生前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端納(右)是張學良(左)與南京國民政府的顧問,西安事變時曾往返南京、西安間調停。(本報資料照片)

 周恩來在50年代傳說曾帶話給蔣,叫不要對張不利,「否則大家將來也不好見面。」蔣、張、周3人間的關係極微妙。

 四、血染敵襟

 張說蔣不放他出來就是因他「主張抗日」,此話真是「一斧兩砍」。蔣不放張是對他灰了心,怕他又亂來,反而亂了抗日大計。張是很想抗日,他說:「千方百計圖謀抗日」。七七事變後他寫了一封信請纓,信很感人,但蔣仍不允。

 可是說蔣不想抗日,只想剿共,還怕張出來領導抗日,這不公允。為抗戰蔣把精銳部隊投入,沒有像汪精衛一樣,與日本來「共同防赤」。他堅持到底,這點功勞不應被否定。當然蔣仍不放鬆防堵共黨,抗戰後期抗日防共成膠著狀態。張說蔣「保權」第一。但共產黨在抗戰也是保生存為第一,「百團大戰」後即重持久,又何能獨責蔣呢?

 五、遐首雲天

 張對共產黨的看法,這點最觸動國共兩黨的神經。周恩來口中的「千古功臣」若罵共產黨,共產黨的歷史解釋都會大受衝擊,故周恩來在「反省錄」發表後仍說這是張在非自由意志下所為,並為此「委屈」而流下了淚。我想周是出自真心。只要能救張,他願盡全力。他在50年代傳說曾帶話給蔣,叫不要對張不利,「否則大家將來也不好見面。」蔣、張、周3人間的關係極微妙。

 張仍是肯定共產黨

 張對共產黨的貶褒與他對蔣的愛憎有辯證關係。他在1936年非常親共,認為他們愛國、有人心,他要加入共產黨,共同抗日。但50年代又大罵共黨。當時也不能說全是為取悅蔣,只是在冷戰大環境下約制了他的思維。不過晚年我看他基本思想仍是肯定共產黨,我未聞他有批評共黨之語。對鄧穎超91年邀他回鄉,他親筆回信說:「無限欣快,中樞諸公對良之深厚關懷,實深感戴。良寄居台灣,遐首雲天,無日不有懷鄉之感。一有機綠,定當踏上故土。」

 張學良最後說:「我就是共產黨。」

 張視宋美齡為知己

 六、殺楊留張

 楊虎城是因為有殺蔣之意,又不主張輕率放蔣,故蔣銜之。他與蔣又不如張之親,還想從蘇聯取軍火回國重拾舊部,更遭蔣忌。大陸敗退時全家被蔣殺,此蔣一生最大負信。宋子文與楊甚好,但也保不了楊。蔣夫人一直說:「我們對不起漢卿。」但張說1949年蔣夫人威脅蔣說:「不得對那小傢伙不利,否則我就走開中國,揭露你醜事」。這點張是「哥冠妹戴」,時間是在1936年事變後。張看了我給他的吳天威的書,在註中有載美公使強生回憶,說宋子文如此告之,張誤看成宋美齡了。

 蔣夫人說張是「Gentleman。」張說蔣夫人是他的知己:「她很保護我。」

 七、看蔣日記?

 張學良在反省錄及自傳中都說:「親見機密日記,知其對日問題,忍辱負重,深謀遠慮,具有臨最後關頭,奮鬥到底,堅確的決心。」故台灣小學生都說是張看了日記幡然悔悟。但蔣經國的機要羅啟說,張學良有年中秋節喝了酒對他說:「羅參謀,我沒看過蔣的日記。」我後來問張,他說他是看了,但看了更生氣。我想張是看了,但看蔣對他斥罵之話,又很氣。但為討好蔣,勸服楊虎城放蔣,又挑蔣準備要抗日的那段來講。

 八、衝冠一怒

 唐德剛說:「如果沒有西安事變,張學良是Nothing。」張是個矛盾的人,一生經歷也集矛盾之大成。都說張學良害蔣丟了天下,其實是蔣丟了天下成全了張的令名;又說張使共黨坐大,其實是共黨後來的成功造就了張的傳奇。而他又長命,使這項傳奇跨越了世紀。

 張學良曾忠告溥儀說:「如果你還擺皇帝老爺那一套,你會把你腦袋玩掉。」溥儀最後被政府改造成功,對其前半生有了充分的反省,但張學良卻沒有被蔣介石改造。那最要砍掉他腦袋的人,反而保全了他的腦袋。

 唐德剛給我信說:「曾從認識彼得(註:Peter,張英文名)開始,無一而非緣分也。彼得改寫了中華史和世界史,然俱往矣,皮肉猶存,歷史已交代矣。」我還是有憾,史雖存,存得更有系統、更全面、更可讀,不是更好嗎?但也許,我遇到的這一切曲折,正就是史,史正是以其冥冥的理則叫我們去了解真正的張學良,了解他為什麼會不甘心情願地接下東北軍這個包袱,又不甘願的去剿共,最後衝冠一怒把蔣介石抓了起來,一切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少年登科,大不幸也。」

 張學良要抗日血染敵襟,但蔣剝奪了他這個機會,這是對他的最大懲罰呢?還是保護了他呢?歷史沒給我們答案,反正,有人抗日了,蔣也堅持到最後,這點,蔣在歷史上是被肯定的。張學良在「西安事變」後給了蔣許多機會,至少,團結抗日這一機會蔣是把握到了,他倆在這一點上可謂相互成全。

 張是中國最會反省的人,他被迫每天反省。他把天捅了一個大窟窿,卻邀上帝逾格的恩典,他喜歡說:「主恩天高厚」,確實是。(全文完)

 明日刊出郭冠英著《從雲端走入世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