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的金融改革如火如荼:美國國會通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金融改革法案;英國重新調整金融監理體制,廢金融服務局(FSA),將金融監理權集中於央行,使得英格蘭銀行一舉成為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中央銀行;歐盟則對全體會員國的大型銀行進行壓力測試,強力展示防堵金融危機的決心和立場。歐美各國堅定地走上審慎監理的大道,至於台灣的金融改革也不遑多讓!

 金管會已經針對「銀行、金控公司採私募方式募資及私募基金入股投資之妥適性」進行檢討,並擬定新的管制方向。同時,金管會也全面檢討上市櫃公司的私募風潮,準備從防堵企業舞弊的立場,大幅修訂「公開發行公司辦理私募有價證券應注意事項」,嚴格整頓私募制度。這些政策,乍看之下似乎不如歐美金融改革般的波瀾壯闊,實際上卻大有助於台灣金融健全度的提升,意義非凡,這絕對是一項大刀闊斧的革新行動。

 私募制度的優點是籌資的速度快,可以為健康的企業在重要時機引進策略性投資人,籌措到所需的資金。另一方面,私募也能為生病的、公開籌資困難的企業,引進對公司財務與業務有深入瞭解,且足以承擔風險的特定投資人,讓企業重獲生機。因此,上市櫃公司利用私募舞弊的方法,總是按照下述公式進行:一個財務健全的企業以籌資效率或引進策略投資人為由,捨公開募集,選擇私募,然後將不當利益搬運給特定人。這種「私募」勢必造成「公損」,受損的人是這家公司的小股東。

 既然知道舞弊公式,就能設計除弊步驟。第一,要為生病的企業保留生機,要對財務健全的公司加強私募管理。第二,要分辨策略投資人的真假,不要犧牲企業的投資機會和募資效率。第三,要削平舞弊的可能利得。事實上,金管會正朝著這三個方向,研擬新的私募管理辦法,而證期局也將在今天召開公聽會,聽取各方意見後,修改管理規則。面對改革,無論私心自用的反對聲浪將如何喧嘩,仍然期盼管制者能擇善固執,放膽落實必要的變革。

 次就私募基金而言,如果私募基金想透過私募管道注資一般企業,問題之重點與前述私募一樣。唯一的差異在於:私募基金的資金來源既不公開也不透明,而且以高財務槓桿操作,這對引資之企業與一國之資本市場有無傷害?事實上,各國之金融管制機關已經對此做過許多研究,金管會亦曾於2006年處理私募基金打算併購日月光的事件,相信相關之管制心得非常豐富。

 當前的問題是:金融機構能否私募?私募基金能否入股銀行與金控?對於此一問題,金管會已於上周形成初步結論:第一,財務與營運正常的銀行及金控應公開募資,不足額之部分才能私募,即便私募亦不准私募基金參與;第二,財務與營運困難的銀行及金控才能申請私募增資,此時不排除私募基金入股投資。

 金管會所提出的兩項原則充分展現審慎監理的態度。金融風暴過後,各國對於金融機構的財務槓桿極其關心,對於系統性風險極度提防。一國如果准許銀行與金控引進私募基金,將對金融穩定造成威脅。因為,私募基金80%的資金是向國內行庫借的,另外的20%則有金主身分不明的問題。如此即形成「借甲銀行的錢,買乙銀行的股」,而且不知道借錢的人到底是誰的奇特現象。萬一乙銀行倒閉,甲銀行也會跟著遭殃,釀成系統性風險,怎能不防。

 根據金管會統計,今年將有180家公司辦理私募,上半年有77件,佔所有籌資案件的3成,而下半年的私募案則會比上半年多。此外,今年已經通過股東會準備辦理私募的銀行與金控業者,則有7家之多,私募籌資的總金額高達1,500億元。至於增資的目的,多數是前往中國投資佈局。

 兩岸簽署MOU與ECFA之後,經濟繁榮的預期已經形成,投資人將目光投向中國以及一切具備中國概念的標的。但是,Kindleberger教授在其金融危機史的經典名著《Manias, Panics and Crashes》中,曾經這樣警告:「金融危機往往伴隨著經濟繁榮而爆發 … 投機者首先抓住外部衝擊所帶來的獲利機會,一般人隨之起舞,致使資產價格持續攀升,直到狡猾的內部人開始出售其所持有的資產,價格隨之下跌,此時人人試圖奔離,經濟就此崩潰」。值此高度預期經濟繁榮即將到來的時刻,金管會如此審慎監理私募與私募基金,確實有助於台灣的金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