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兩天的燃燒,麥寮六輕的大火終於熄了,但引發的政治大火,卻正開始延燒。雲林縣長蘇治芬昨天大動作在行政院下跪,有意把原本在自己身上的「一千八百顆未爆彈」,全數丟給中央,卻讓六輕問題模糊了焦點。

 連續兩天六輕的黑煙不斷排出,怵目驚心的畫面,透過媒體傳達到國人面前,媒體、名嘴抨擊六輕和政府的聲浪不絕於耳,但卻很少人進一步探討背後的成因。

 在二○○八年,六輕的總產值就已經超達一兆兩千億,佔台灣GDP的一一‧九%,約等於中央政府總預算規模的六十%,對台灣經濟、就業的影響甚鉅。甚至可以說是,台塑打個噴嚏,台灣就要重感冒。

 也因為如此,無論是中央或是地方,面對台塑和六輕,一定是加倍「小心」。雖然《工廠管理輔導法》和《空氣汙染防制法》都明訂中央和地方皆有主管權責;但長期以來,政府即便對六輕有任何處罰,都是從輕、象徵性的懲處而已。

 六輕大火燒出台塑的管理與回饋問題,諸如這場火災是不是源自於台塑管理鬆散,所衍生的系統性危機?是否已成為雲林麥寮惡鄰居?都值得逐一檢討改進。

 六輕大火也凸顯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孰輕孰重的問題,這更牽涉價值選擇,更需要在公民社會裡理性辯論。但蘇治芬這一跪,加深中央與地方的對抗,六輕擴建乃至於即將上場的八輕興建,已注定成為選舉議題,理性的論辯已幾乎不可能。

 六輕的大火,燒破公權力長期不作為的表象。政府無能、失能至此,自然也點燃了民眾心目中的熊熊怒火。只是想不到,中央和地方面對民眾心中的怒火,處理的方式居然和面對六輕大火一樣,沒有能力滅火,只期望能夠轉移焦點,讓這把大火在別處燒盡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