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涉及司法黃牛案,更一審獲輕判七月有期徒刑;宜蘭蘇姓準大學生涉世未深,卻因把風分得三千元而觸犯本刑七年以上的加重強盜罪。蘇姓學生的高中老師難過地說:「我不懂政治,但我只希望我的學生能早日出來,法官可以從輕量刑。」

 今年指考達三五四分的蘇姓學生,可望錄取國立大學。但他暑期打工時,誤信國小同學建議,一起加入人力派遣公司,幹起結夥強盜的犯行。集團七月間在宜蘭地區犯下三起搶案,蘇生雖然在兩件搶案中,分別擔任外圍的勘查地形、把風,並僅分得三千元贓款,仍因所涉為重罪,遭檢方以預防性犯罪為由羈押。

 為期兩個月的羈押,讓他無法參加大學的開學典禮,還得面臨漫無止境的司法長路及牢獄之災。就在一瞬間,人生慘淡無光。

 宜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吳慧蘭表示,犯有期徒刑五年以上的重罪,檢方就可向法院聲請羈押。這個強盜集團七月間連犯三件搶案,且有持續規畫搶案的情形,檢方認為有「反覆重施同一犯罪之虞」,蘇生雖只負責把風,但行為屬共同正犯,與其他嫌犯聲請羈押獲准。

 在看守所內的蘇生與其他三名收容人在同一牢房。蘇生雖然被羈押,但未被禁見。從他被送入所內第二天,父母、導師前往探視,蘇生透過電話與隔著玻璃窗的家人對談,臉上滿是淚水與歉意。

 由於不諳監所規定,探監時所帶的壽司、易開罐飲料都無法攜入,急得讓蘇媽媽對說:「我可以帶什麼東西給你?你吃得怎樣?過得怎樣?」蘇母擔心兒子情緒受到影響,只能別過頭暗自流淚。蘇爸爸提醒兒子:「在裡面要聽話,要配合所內的作息,不要跟人家吵架。」

 「老師,對不起!」最讓蘇姓學生感到意外的是,除了家人外,李姓老師也前來探視,讓他不安地低著頭,眼珠子又不時對著父母、老師打轉。

 李老師說,以前只曾在電視上看過前往監所面會的畫面,作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出現在同樣的場合裡,而探監對象則是自己以往引以為傲的學生。

 老師與學生不是在課堂上對話,中間卻隔著一塊薄薄的玻璃,李老師跟蘇姓學生都忍不住掉下淚來。李老師問蘇生:「想不想跟其他同學見面?」沒想到蘇生點頭答應。李老師說,原本擔心蘇生拒絕,但他願意與同學見面,是他有很強烈的願望想要離開看守所,更後悔自己的糊塗。

 李老師只希望法官可以從輕量刑,讓學生可以早日重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