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歲正是青春年少,卻因法律常識薄弱,在暑期打工期間誤入歧途,面臨本刑七年以上的重罪刑罰。這位原本可望錄取國立大學的孩子,正走在人生的分歧點上,而誰來救他呢?

 這是一名國立高中語文資優班應屆畢業生的故事,他第一次打工,加入人力派遣公司,卻陰錯陽差地參與結夥搶劫,被依強盜罪嫌移送法辦。做水電的父母心急如焚,教過他的師長驚訝不已。

 雖然已經年滿十八歲,但其實準大學生不過是剛從高中畢業的大孩子,對充滿誘惑、陷阱的現實社會缺乏警覺,遑論險惡人心。然而,根據警方的說明,他參與的案件僅負責地形勘查、把風,分得三千塊,卻淪落到要被戴上手銬,收押禁見。

 準大學生的遭遇,既暴露高中法治教育的不足,也凸顯此案例在執法實務上是否有違比例原則的問題。譬如說,涉案少年恐被以七年以上重刑論處,但涉嫌貪汙罪的高官卻在更一審大幅逆轉,改判一年二月,減為七月。

 三千元的分贓和六百萬的詐財,或許不能拿來相提並論,貪汙詐財與結夥搶劫兩者之間又有何差異?對社會大眾而言,除了比例失衡的認知落差外,最為不捨的是那個打工的孩子,他可能只為了要賺取學費、貼補家用罷了。

 在學校紀錄中,孩子高中三年廿七次嘉獎、五次小功,成績表現優異。現在他的人生已從彩色變黑白,眼前等待的是無盡無邊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