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報導上市公司黑幕被通緝的《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摘自網路)
▲浙江凱恩集團董事長王白浪被指控低價賤買國有資產,並涉嫌以轉投資等方式掏空公司資產。(摘自網路)
通緝令

 現代金報》、《21世紀經濟報道》等報導指出,北京《經濟觀察報》在6月5日、6月22日分別刊出《凱恩股份「偷天換日」謎團》、《隱瞞的關聯交易迷霧重重》兩篇報導,由仇子明調查採訪後刊載,內文也提到欲訪問該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白浪,對方一直迴避。

 浙江省遂昌縣公安局卻在7月27月針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發布通緝令,犯罪事實「損害凱恩公司商譽」,一時輿論大譁。遂昌縣公安局昨天緊急表示,已依照上級指示撤銷通緝令並賠禮道歉。

 2篇文章直指黑幕

 《經濟觀察報》的兩篇文章直指浙江省遂昌縣凱恩特殊材料公司從改組、土地出讓到最大股東售股等有諸多問題,最大股東竟然在財報優良的情況下,將持股全部出清,疑似掏空公司資產。連2001年由國家獨資公司出讓給王白浪等人的不當優惠問題都找到了答案。

 報導內容一出爐,國家監管局立刻立案偵查,而相關當事人突然全部失蹤,反倒是遂昌縣公安局迅速把仇子明列為嫌犯。

 仇子明的深入報導中指出,2001年時,遂昌縣的國有獨資企業凱恩集團有限公司要改制,評估總資產1.36億元(人民幣,下同),淨資產709萬元,所屬土地評估值1317萬元的公司,最終被以89萬元的價格轉讓給王白浪、邱忠瑞、張程偉等16位自然人。他們基本都是這家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

 地方公安迅速出手

 2001年4月2日,遂昌縣國有資產管理局和這16人簽訂《資產轉讓協議》,按照凱恩集團提留、剝離後淨資產(595.757萬元)85%的優惠,作價89萬元。轉讓協議聲稱是參照《遂昌縣委1998年25號》、《遂政1999年24號》文件。

 仇子明翻查上述文件,發覺當時遂昌縣委的決議是「按85%的優惠」,卻被解釋成優惠85%,於是王白浪等人只以總資產15%的價格89萬元,就把一家國有公司含土地變成私人公司,其中還有兩筆土地沒被列在清算資產當中。

 王白浪等人重整公司之後,在2004年讓凱恩公司上市,接著又另組控股公司、新成立紙業公司、到杭州成立杭州凱恩公司等方法,將公司現金大挪移,疑似利用人頭帳戶將現金繞一大圈,最後回到王白浪的胞弟、妻子等帳戶。

 仇子明連續兩篇針對上市公司的報導造成震撼,可是遂昌縣人民政府、國土資源局等單位卻沒有動作,反倒是公安局效率極高,直接就通緝撰稿記者。公安局表示,是因凱恩公司報警偵辦,才會直接發布通緝。

 但《經濟觀察報》指控,王白浪從側面得知仇子明還有後續報導尚未刊出,曾與《經濟觀察報》連繫,試圖「危機處理」,不被《經濟觀察報》接受。

 8成網友支持記者

 仇子明目前「潛伏」當中,透過網路發聲表示不是潛逃,「這事不會完,我一定會讓遂昌公安局跟我道歉。」

 北京律師陳云峰、上海律師宋一欣都表示,逮捕公民應由公安局的上級機關或檢察機關發布,遂昌縣公安局發布通緝令非常不妥;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也表示,即使記者的報導有誤也僅是民事責任,公安局用刑事責任通緝記者,非常不合理。

 針對這起事件,有人設計網路投票,82%的人認為凱恩公司有問題,只有3%的人認為記者不對。

 (相關評論請見C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