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記者採訪時,經常遭到受訪者不禮貌對待。圖為記者採訪某電子廠,被要求只能在車上遠攝。(王遠茂攝,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觀察報》記者仇子明被通緝兩天,遂昌縣公安局怯於輿論已經在昨天撤銷通緝,仇子明「潛伏」期間依舊上網發表言論,相對於他有大眾支援,其他講真話的記者就沒那麼幸運了,被打被圍困時有所聞。

 中新網等媒體以「記者劫」形容記者採訪時遇到的難題。今年3月,四川電視台兩名記者採訪進口奶粉含異物問題時,遭貿易公司的人圍住毆打,其中1人傷重住院;兩個禮拜前,央視記者到河南採訪河堤旁的違法黑磚窯問題,全村的人上來圍住採訪車,磚頭都丟到車上了,員警才姍姍來遲。

 更早之前,2008年《北京法制報》所屬雜誌《法人》的記者,調查報導遼寧省西豐縣1件拆遷補償不公案,西豐縣公安局在見刊3天內就持西豐縣檢察院發的拘票到北京抓人。

 《中國經濟時報》高級記者王克勤是著名的揭黑記者,他認為,大陸記者獲取公共資訊難,社會廣泛關注的公共資訊公開程度不夠。雖然有《資訊公開條例》,但是操作層面一直有問題,記者從政府、大財團,包括上市公司獲取公共資訊有難度。

 王克勤分析,輿論監督整體進入困境狀態,一方面媒體積極勇進,公眾熱情高漲,但是被監督者往往採用三種態度:一是冷處理,就是你報你的,不予理睬;二是熱處理,動員自己的媒體做正面報導來掩蓋負面;三是狠處理,記者被打被害的事屢有發生。

 輿論監督與反輿論監督呈現一種膠著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