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媒體記者爆料,紫金礦業在汙染事件爆發後,曾支付他們封口費。(CFP)

 日前《中國青年報》披露,福建上杭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紫金山銅礦濕法廠在發生汙水滲漏事故後,曾支付前來採訪的記者「封口費」事件,引來大陸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報刊司關注。報刊司李先生致電時表示,受領導委託,希望了解事件相關情況。

 在該報記者說明採訪經過,並詳細告知7家媒體記者自述遭遇後,李先生說,會向有關媒體做進一步的核實了解,並關注事態後續發展。除了大陸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報刊司外,福建新聞出版局的官員也曾打電話關切。

 公司進行調查

 《中國青年報》自7月26日報導紫金礦業「封口費」事件之後,紫金礦業宣傳部部長鄒永明曾對大陸媒體表示,「封口費是他們(記者)在亂說。」鄒永明甚至曾經發誓:「如果有拿錢堵記者嘴的事,我的腿將被人砍掉。」

 然而,紫金礦業董事會秘書鄭于強卻強調,「這是鄒永明個人的說法,不能代表公司,他要對自己的說法負責。」關於「封口費」的真偽,現在還不清楚。「我們問過公司宣傳部,他們說沒有這回事。公司會對此事進行調查,給公眾一個說法。」

 《中國青年報》在26日的報導中指出,前往福建上杭縣採訪紫金礦業汙染事故的多家媒體記者告訴該報記者,他們在採訪期間均收到紫金礦業的「封口費」。

 其中,《新財經》雜誌駐福建記者站鄭姓站長透露,站裡的一家投資公司於7月7、8日收到紫金礦業匯入的6萬元(人民幣,下同)款項,他打電話到紫金礦業宣傳部詢問,對方說,「是給我們記者站幾個人的,也不要我們做什麼,反正開一張發票給他們就行。」至7月12日,該公司將款項全數退還。然而,正是在7月12日這一天,新華社獨家報導9天前發生的紫金礦業汙水滲漏事故。

 隨後,又有至少6家媒體記者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證實,他們收到「信封」公關。大陸一家中央大報的記者透露,15日晚上10點多鐘,他正在下榻的上杭大酒店休息時,紫金礦業宣傳部的負責人來到他的房間,一番寒暄之後拿出一個裝有約5、6千元的信封,說是「辛苦費」。「我說這不能要,但他還是把『信封』留下了。」無獨有偶,某證券類媒體記者在16日中午也收到「信封」。

 案情撲朔迷離

 但就在《中國青年報》報導「封口費」事件後,《新財經》雜誌駐福建記者站的鄭姓站長接受一家境外媒體採訪時,卻改口否認收過紫金礦業的6萬元匯款,也沒有派人去採訪過紫金事故。鄭姓站長說,他們沒有採訪權,只是做發行和廣告業務,該站長前後說法不一,使得這起事件變得撲朔迷離。

 今年7月3日和16日,大陸最大的黃金生產商紫金礦業2次發生含銅酸水外滲事件,造成福建汀江及其下游水域嚴重汙染,魚類大量死亡,生態幾遭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