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台灣製的」。店小姐拿著馬克杯對我說。這是一家大賣場的贈品活動,只剩兩種,馬克杯和一種小水瓶。

 我說:「妳這是歧視台灣哦。台灣製的有什麼不好?」她說:「不是,我是說台灣製的比較好,水瓶是中國製的。」

 原來,我想反了。

 我說:「應叫大陸製。我們就是中國。以前台灣製的是低劣品的代號,因此我會以為妳在貶台,哪知現在台灣製有了水準,妳們這一代把台灣製視為良品了。妳看過《致命的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嗎?」

 女店員:「看過。男主角撐傘破了,解嘲說是台灣製的。」

 我:「所以,台灣製是慢慢變好的。一些產品如電腦,也有了世界的品牌地位。像以前冰箱都是美製的,西屋(Westin House)很普遍,現在則多是國產了。大陸的很多產品則品質不佳,甚至是黑心產品,但別忘了,他們的產品也會改善,而且很多是台商投資的、輸入的,妳說那是台灣製還是大陸製呢?像大陸的鐵路就突飛猛進,以前我坐日本新幹線、法國TGV,都帶著崇拜之情,現在大陸的鐵路又快又好,世界頂尖,MIC也有好牌子,何況大陸能提供廉宜的商品,世界市場也需要,這是經濟分工的需要,有時品優價高,反而沒有了市場競爭力了。」

 女店員點頭稱是,也附和著我意見,說這個水瓶也不錯,塑膠耐得住高溫。

 我最後選擇了國產的水瓶,因為可裝多一點水,也可以在戶外運動時用到。大陸製,台灣製,都是國貨,我優先考慮,除非性價比差太遠。

 像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1870年打贏了普法戰爭,德皇威廉一世(Wilhelm I)請喝德國香檳慶功,俾斯麥要喝法國的。他說:「口腹不能愛國。」

 愛用國貨。我坐大陸高鐵,用台灣電腦,打iPhone電話,這也是台灣代工的,但拿起相機,還是日本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