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記者素有「無冕之王」之稱;在中國,媒體作為黨和人民的喉舌,承擔著巨大的社會責任,其中一項重要責任就是輿論監督。中共中央1950年以來多次強調:「報紙是黨用來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最尖銳的武器。」50多年前,周恩來總理指出:「越是監督我們,我們越是能進步。只有怕人家揭露錯誤,自己又沒有勇氣承認錯誤、改正錯誤的人,才怕人家監督。」2005年則提出:「輿論監督是社會發展的要求、新聞工作的職責、人民群眾的願望、黨和政府改進工作的手段。」

 當下媒體輿論監督的環境並不樂觀。目前開展輿論監督步履維艱。尤其是在財經領域,由於某些既得利益巨大,因此「躲避媒體」、「『公關』媒體」、「誤導媒體」、「封口媒體」、「阻撓媒體」的現象已經相當普遍。個別地方的公權力機構,錯誤地把輿論監督置於維護社會穩定的對立面,將輿論監督視為不穩定的因素,也加劇了媒體發揮監督作用的難度。財經記者仇子明的遭遇正是這一背景下的必然產物。媒體沒有特權,但卻擁有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為維護正義和人民利益開展輿論監督的神聖權利。這種權利,應當也必須保衛。(摘自《第一財經日報》2010-7-29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