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蘇治芬跪求吳敦義到六輕了解,吳揆受訪時四兩撥千斤回應:「在救災時由我或總統南下,並不能指揮台塑救火。」昨日下午他卻身段放軟突赴六輕視察,外界解讀分歧,能否「滅火」還很難說。

 吳揆前天才雲淡風輕說,「外界不要用不專業的眼光看事情」、「地方政府有其角色」,昨天卻取消下午原訂出席農委會與紅十字會的合作造林記者會,改赴台塑六輕視察。

 雲林縣媒體突接獲行程措手不及,吳揆一抵達,便直接問他:「怎麼突然來六輕?」吳敦義解釋,立委張嘉郡、麥寮鄉長林松利廿八日就請他到六輕,但廿九日太忙,昨天有空就趕來,出發時曾告知雲縣府、麥寮鄉公所,連民進黨立委劉建國都通知了。

 不過雲林縣府表示沒收到視察行程,他們也是聽到媒體口耳相傳馬路消息才知道,報告縣長後,蘇治芬率消防局、環保局、建設處、農業處、社會處、文化處、新聞處等六處長陪同勘災。

 巧合的是,馬英九總統昨接見工總才說,「無論環保或消防問題,中央和地方應釐清權責,同時,更必須分工合作,任何對立,無助於解決問題。」有人認為馬英九的談話是吳揆放軟身段的關鍵。

 雲林縣府一名主管則說:「應該是縣長和我們跪來的吧!前天柏油路好燙,兩支膝蓋不斷換,痛得要命,總算有代價。」

 但也有人認為從大埔農地事件到六輕發生大火,中央的反應慢半拍,馬英九的談話點醒行政團隊,吳揆立即發揮敏感的政治嗅覺,轉為勘災的實際行動,可惜五點結論仍不被自救會接受,使得六輕燒出的這股民怨仍難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