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曾德水任職台北地方法院期間,曾因審判一起土地糾紛案,於民國八十四年遭監院彈劾。監院報告直指曾德水「其心證之偏失昭然若揭」,彈劾後移送公懲會,同年七月遭記過二次。

 民國七十七年間,三筆位於北市永吉路、共計約○.四七公頃的土地發生產權糾紛,民眾林山元與「祭祀公業楊繼昌公完竹派」的管理人楊文煌,兩人為請求移轉土地所有權登記告上法院;當時的承審法官曾德水判決原告林山元勝訴,但監院接獲民眾陳情,由當時的監委康寧祥、黃肇珩、趙榮耀等人深入調查。

 監院調查後發現,林山元雖聲明要取得該土地的所有權,但該筆土地的所有權登記名義人卻並非被告楊文煌;監委認為,遇到這種情況,法官應對原告之訴予以「無理由駁回」;但曾德水卻仍繼續審理,並判決原告勝訴。

 曾德水當年接受監院約詢時辯稱,根據「當事人進行主義」,原告不必負舉證責任,不需證明土地所有權登記名義人是被告,且被告也不予爭執,因此他仍主張原判決無誤。

 然而監委認為,《辦理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規定法官應注意當事人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必要時亦得調查證據,但曾德水卻未依法要求原告提出土地的登記謄本。

 此外,原告在訴訟期間提出對自己有利的土地「委任契約書」,但監委發現,該委託書早已被另一份隔年簽署的委託書取代,屬「失效文書」;不過曾德水非但沒注意到,甚至據以作為判決原告勝訴的基礎,顯有疏失。

 調查報告還指出,訴訟過程中,曾德水對被告的抗辯全然不採信,完全採信原告的說詞,且原告說詞反覆矛盾,但曾德水竟全未斟酌,「實屬可議」。監委認為,法官除調查證據的結果外,其他所有言詞辯論之內容或結果,以及當事人的態度,皆應加以斟酌;但曾德水的審判偏頗,「其心證之偏失昭然若揭。」

 另外,根據監察院九十八年的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曾德水與妻子吳玲華申報的存款有一千四百多萬元,以及價額約四百五十二萬的有價證券;吳玲華還持有一千二百多萬元的債權。兩人名下共有八筆土地、四筆房屋,多分布在台北縣、市,二○○七年吳玲華還在中國江蘇省崑山市置產,以二百多萬元人民幣購得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