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喊聖地高雄世運主場館採太陽能發電,是先進的綠建築。(本報資料照片/謝明祚攝)
吶喊聖地高雄世運主場館採太陽能發電,是先進的綠建築。(本報資料照片/謝明祚攝)
▲台北聽奧閉幕典禮,現場施放炫目煙火。 (本報資料照片/鄭任南攝)
▲1988年中華體育館大火,也燒出台灣缺乏標準體育場館的重大問題。(本報資料照片)
▲1917年興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嘉義市立棒球場,在換裝嶄新座椅後,提供球迷更好的享受。

 每個世代的運動迷,內心都會有一座場館留存珍貴影像。無論是將近一百年歷史的嘉義市立棒球場,還是曾經叱吒風雲的三軍球場、中華體育館,乃至國際級水準的高雄世運主場館,都已承載著台灣人民心中典藏的集體記憶。

 目前國內歷史最悠久的運動場館,當屬座落在嘉義市山仔頂的嘉義市立棒球場,從日治時代一九一七年興建(原名中山公園棒球場),至今仍是台灣棒球發展重鎮。

 最老嘉義棒球場 看歷史更迭

 「當年會蓋這座球場,完全是為了培養嘉義農工棒球隊前往日本甲子園,這裡更是日治時代台灣最好的棒球場」,嘉義大學棒球隊領隊蔡武璋如數家珍指出,雖然這座球場原始設計不到一千個座位,卻在比賽期間吸引萬人爭相觀戰。

 「當時很容易分辨台灣或日本球迷,因為日本人都坐在有座位的司令台,反觀台灣人都戴著斗笠,一大堆人擠在外野圍牆附近觀看,兩邊壁壘分明」,蔡武璋指出,嘉農拿下甲子園亞軍後更讓日本人不敢小覷。

 已經拆除的台北棒球場,則是北部球迷難忘的聖地。「它簡直是台灣棒球的『門面』,正門口那宮殿式牌樓建築,多麼有歷史、文化意義。」八十五歲的資深球場管理員「嚴伯伯」嚴慶秀,眼裡仍閃耀著光芒。

 「當初我只打算幹兩年,沒想到一待就快卅年。我也不打算離開球場了,因為捨不得呀!」台北球場於一九五九年完工,嚴伯伯在一九八一年接任管理員,二○○○年底台北球場拆除,不善飲的嚴伯伯連著幾天把自已灌醉,所幸後來被新建的天母球場聘用,繼續執行球場老兵任務。

 中華體育館燒毀 籃運烙心頭

 籃球迷印象最深的場館,則是一九五一年啟用的三軍球場,當年在露天水泥地上帶動籃運發展,直到一九五八年「四國五強籃球賽」前才鋪上第一面地板,掀起第一波籃球高潮。三軍球場拆除後,第一座室內鋪有地板的兒童樂園球場及露天的公賣局球場(後來加蓋屋頂並鋪設地板)接棒。

 直到一九六三年可容納一萬零五百人的中華體育館啟用,主辦第二屆亞洲男籃錦標賽,才帶起第二波籃運高潮。無奈一九八八年底鴻源集團年終同樂會,因施放沖天炮使中華體育館慘遭回祿之災,為它廿五年的歷史譜上句點。

 至於綜合性場館,早在一九四八年興建的台南市立體育場,一九八一年創亞洲首例,成為包括多項運動場館的中正紀念體育公園。曾於一九八一至九六年擔任台南市立體育場長的許水野指出,「當時每隔兩、三天就有比賽舉行,每天早上六點多,體育場內就擠滿晨運民眾,直到晚上九點都還有人在運動」,台灣民眾對於運動場館的需求可見一班。

 高雄世運主場館 台灣的驕傲

 去年國內先後完成高雄世運主場館、台北田徑場兩個全新運動場館,並且圓滿進行高雄世運、台北聽奧兩大國際運動賽事,其中由國際建築大師伊東豐雄設計監造的世運主場館,更是全球第一座開口型運動場館。

 世運主場館捨棄傳統建材,結構全部使用再生與可回收利用建材,屋頂更採用太陽能光電板,除了達到遮光效果,每年還能產生一百萬度以上的電力,已成為今後台灣運動場館新指標,更是台灣的驕傲。

 過去一百年來,一代又一代的優秀選手在各地運動場館締造佳績,如今各式、大小運動場館則更為全民所用,成為健康休閒的最佳去處,台灣社會也持續朝向「運動生活化」的目標邁進。

 ※本月「運動一百年」系列專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