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竹山、現年84歲的黃塗山,被文建會指定為「人間國寶」,表揚他不僅將傳統竹工藝發揚光大,並予以傳承的重要貢獻。(鄭履中攝)

 今年獲選文建會「人間國寶」的竹編工藝家黃塗山,雖已八十四歲高齡,依舊眼明手快。剖起一個人高的竹子,不需量尺一刀直直下去對半分,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一個大竹筒已被削成數條不到半公分的細竹條。黃塗山說,一位真正的竹藝家,必需從基本的「剖竹功」開始,如果假他人之手,就算不及格。

 近年台灣竹藝在國際舞台大放異采,前進巴黎家飾展、米蘭國際家具展等均獲得注目,在專家眼中,如果沒有黃塗山,台灣的竹編藝術不會有今日的成就。因為目前活躍的邱錦緞、林秀鳳等竹編家都是黃塗山的學生,他們承襲黃塗山,並將原是農家的日常用品提升到精緻藝術的層次。

 對黃塗山來說,剖竹除了是技藝,更代表修養,「從事竹藝最需要耐心,心靜才能編出好作品,剖竹時必須從頭至尾循序漸進,急不來。」

 從小生長在竹山的黃塗山,身材瘦得跟竹竿一樣,「我就是吃不胖!」他自嘲,這應該是吃了太多竹子的結果,「住在竹山,竹筍是吃全年的,桂竹、麻竹、綠竹,什麼竹都有。」

 十四歲開始學習竹藝,一晃眼七十年過去,黃塗山說當時習竹是為了念書,從沒想過會成為竹藝家,「小學畢業後,大部分農村家長都希望小孩回家務農。我想多讀一點書,進入竹山郡立竹材工藝傳習所,除了學技藝,還可增進知識。」

 那時台灣還是日治時期,日人很重視竹藝,在竹山設竹材工藝傳習所培養竹藝師,黃塗山就是第一代學員。他說習竹最重要的事是「學坐」,「一般人坐上幾個小時,很難不腰酸背痛,我們平時坐著編竹子不是編幾分鐘,而是編一天,坐不住就不用編了!」

 黃塗山精通的竹編技法不下廿種,他說越簡單的編法其實最困難,「越簡單就必需編得越完美。」有時編出一個滿意的作品,他寧願私藏也不賣,因為竹編很靠感覺,編好之後還得留下來研究「自己是怎麼編出來的。」

 黃塗山一生堅守崗位做竹,雙手已經「蠻皮」(台語),被刀子割傷隔天自然復元,被竹纖維刺到也不痛。至於編竹需要眼力,他說五十多歲時因為白內障雙眼開刀,現在反而看得清楚,但他仍習慣戴著眼鏡,他開懷得笑說,「這是平光的,我覺得戴眼鏡看起來比較有個性。」

 黃塗山的竹藝作品現於台中創意文化園區舉辦的「二○一○國家指定重要傳統藝師特展」中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