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苦旅》、《山居筆記》等書紅遍華文圈的大陸作家余秋雨,昨天來台暢談他的新書《我等不到了》。在書中,他以「災難,是我的宿命」這句話自況。新書敘述家族歷史,從曾祖父、曾外祖父自浙江家鄉到上海闖蕩開始,以他一貫優美的筆調,描述家族人物的故事,但他認為這並非回憶錄,而是「寓言現實主義」,雖然材料為真實,卻可看作一部小說。

 此外,他也首度對這十年來遭致的批評作出回擊,但這本書七月在大陸上市後,仍引來不少爭議。

 余秋雨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卅九歲破格成為中國最年輕的文科正教授,之後又被任命為上海戲劇學院副院長、院長。幾年後,為了「尋找文化身分」毅然辭職,文章曾被收入大陸的學生課本。

 近年來,他的文章飽受非議,有人認為他對文革的回憶與描述,規避自己曾參與的「文革寫作組」工作;此外他也曾被指控書中「文史錯誤」;兩年前汶川大地震,他則被爆「詐捐」。

 他在書中自述是「中國歷來受誹謗最多的獨立知識分子」,而遭到誹謗的主因,是因為他徹底地離開體制:「文化界裡,在文革中像我這樣乾淨的,至少還沒有遇到過。」並提出地震時他低調捐款蓋圖書館,並非媒體所稱捐建小學;他也認為批評川震為人禍的民眾,是想把地震鬧成「政治鬥爭」。

 他激烈反擊誹謗他的人是「偽鬥士」,「他們大多是因為從小缺少善和愛的滋養,形成了一種可謂『攻擊亢奮型』的精神障礙……例如那個糾纏我最久的人,小時候居然是被父母親當作物品賣掉的。」影射多次撰文批評他的古遠清,但他對對方「被領養」身分的攻擊,也引來吳拯修等大陸評者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