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解放軍建軍八十三週年前夕,大陸國防部新任發言人耿雁生大校在「北京軍區」工兵團軍官訓練中心舉行中外記者會。他在首次亮相時就公開倡議:兩岸應就軍事問題適時進行接觸和交流,探討建立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問題。

 由於近來中國軍隊的軍演頻繁,加以中國週邊有事,黃海、東海、南海風波不斷,做為中外媒體觀察中國軍隊動向的「窗口」,耿雁生初試啼聲,表現平穩,對兩岸軍事互動問題的回應表態,選擇較為保守安全的基調。

 二○○八年五月後,兩岸雖已確立「九二共識」的復談基礎,但大陸軍方與外交部門,對兩岸談判前提的論述,依舊強調應堅持「一個中國」原則,這種現象既突顯對台思維的多元面貌,也呈現兩岸政治談判具有相當的難度。

 最近兩年,隨著兩岸新形勢發展,兩岸在人員往來、經貿交流,均呈現前所未有的新局。在兩岸實現直接三通,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之後,政治議題何時登場?北京是否「以經促政」?都將成為焦點話題。

 不論是國台辦協商代表、商務部談判代表,或中共軍方發言人,對兩岸談判進程規畫,都能熟練地表達「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的談判思路,顯示大陸對台談判策略的邏輯思維,基本完成某種程度的橫向溝通與垂直整合。

 其實,大陸軍方對兩岸談判的思考與想定,基本仍是遵循「胡六點」所標舉的路線圖,即通過協商,積累共識,減少分歧,循序漸進,解決問題。雖然第四代領導人的「緊迫感」不復存在,但決策意圖與動向仍是顯而易見的。

 對於「結束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的遠程目標,胡錦濤在發表「胡六點」時就已強調,海峽兩岸中國人有責任共同終結兩岸敵對歷史,竭力避免再出現骨肉同胞兵戎相見,讓後代子孫在和平環境中攜手創造美好生活。

 胡錦濤還曾積極倡議,兩岸可以就在「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的政治關係展開務實探討。這項既要在軍事上結束敵對狀態,又要在政治上建構和平協議的「軍政談判路線圖」,在現實操作過程,確是高難度的談判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