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領袖的動態,總能激起人們對「六四」的記憶,但這樣的記憶與感情可能很複雜,因為許多學運領袖轉從事商業,一些人甚至還因與大陸官方做生意而招致非議。

 六四期間就爭議不斷的學運領袖柴玲,逃離大陸至美發展後,話題仍不少,但她一九九八年與美籍丈夫共創電腦軟體公司,發展十分成功。在經商成功後,柴玲曾捐贈一百萬美元支助中國民主運動。此前因據傳與大陸國家安全部門做生意而招非議的是沈彤。沈彤在六四期間擔任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團副團長,到美國之後成立媒體公司,擔任萬視科技公司總裁。但沈彤年前鬧出的新聞更為不堪,被指與台灣一個有夫之婦有染,造成對方夫妻離異。

 與其他民運領袖從商例子相比,李祿無疑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身價也最高。李祿是當年廿一名被通緝學生中唯一的外地學生,當年與柴玲、封從德等人較接近,當柴玲出任天安門廣場總指揮時,李祿由於沉著穩健的個性也獲任為副總指揮。李祿目前的自我定位很簡單,「一個成功的風險投資者」,很少談及民運,但據傳仍會支持民運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