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哲男司法黃牛案高院更一審輕判,在社會紛至沓來的重批壓力下,引爆承審合議庭內部的矛盾,受命法官崔玲琦、陪席法官陳恆寬請調離開審判長曾德水的合議庭,當初不同意判決結果的陳恆寬,更以倦勤為由,憤辭法官職務。

 本來,合議庭應該追求共識,透過大家腦力的激盪,尋求比較合理審判結果,如今卻相反,審判長曾德水一意孤行,主導了整體審判的方向,導致受命法官與陪席法官心生不滿,遂不願意繼續「玩下去」,這代表現行的合議庭制度,虛有其表罷了。

 本來,法官只有資深及資淺之別,沒有官大與官小之分,審判長由資深的法官擔任,同時決定受命法官與陪席法官之考績,使得審判獨立之名,流於形式而已,受命法官與陪席法官必須「察言觀色」,配合審判長旨意辦事,獨立審判云乎哉?

 按合議庭的好處,就是要集合眾人智慧,求得相對妥當的判決,如果判決書中僅顯現審判長個人意見,那麼合議庭有名無實,確實具有檢討的空間,何況司法獨立,法官與法官之間彼此制衡,比較不容易出現司法濫權現象。

 猶太人馬爾文.托卡耶爾撰寫的《猶太五千年的智慧》一書中,寫道:「判處死刑的時候,如果法院的所有審判官意見一致,則判決無效。」本件司法黃牛案剛好相反,繫於法官意見並不一致,卻任由審判長獨斷獨行。

 唯有回歸合議庭精神,別讓審判長個人意志,凌駕其他法官之上,審判長不宜享有考核的獨大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