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教改方案出爐,台灣民眾可能感到似曾相識:因為不管是大陸面臨的教育沉痾或提出的解決方式,都和台灣走過的路雷同;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大陸獨有的「農民工子女就學」問題。

 細論6項教育弊端,其實其中第2、3、4項指的是同一件事,即「應試教育」、「升學主義」。換言之,大陸學生課業壓力沉重,連「小升初(小學升國中)」都得爭破頭,目的都是要「考上一所好大學」,且把「上大學」視為人生唯一的出口。

 因此,即使《教改綱要》提出「多元錄取」,但也不是珍視學生智育以外的才能,而是反過來把這才能做為進入大學的評審標準。這也是為何今年北京狀元被美國11所名校拒絕的原因,因為美國人覺得「只是用獎狀糊滿自己的履歷表,而不是真心喜歡某件事」。

 解決「唯有讀書高」的情結,或可從技職教育著手,更具體的說就是讓技職教育「獨立」。台灣的普通大學和技職教育是兩套入學系統、「兩條教育高速公路」;大陸卻是混在一起考,而且專科分發永遠排在本科後面,先天上就歧視專科生。若能改革此點,才是真正意義的「多元」。

 其他諸如「幼稚園量少昂貴」是市場問題,除非政策願意把幼稚園納入義務教育;「大學行政化」是大學與政府的權責關係,球在政府這邊,端看政府解決誠意;「農民工子弟就學問題」反而最樂觀,隨著農民工逐漸往內陸二線城市移動而出現解決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