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993年就踏上嚮往已久的大陸常駐工作,那時台灣人在大陸還是「少數民族」,彼此都很好奇,常會聊天互通有無。隔閡了幾十年自然會有溝通上的差異發生,深怕因為無心之過說錯了話得罪了人,為此我特別留意遣字用詞,卻讓我發現一個至今在台灣與大陸間仍是截然不同意義的詞彙。

 有回跟屬下談天,提及同仁某甲對某乙很「感冒」。話一出口,眾人皆訝異地望著我。眾所周知某甲是討厭某乙的,我說錯了嗎?結果才搞清楚:在大陸,「感冒」是喜歡的意義,與台灣的「討厭」是正好一百八十度的不同!讓我大吃一驚並將此謹記在心。

 2003年再度來大陸工作,我便刻意做了個訪查:「感冒」是什麼意思?75%是喜歡,25%是討厭。看來情勢有些變化了。今年在廈門又做了次「蓋離譜」的調查,一半一半了,而且支持「討厭」的人說台灣的偶像劇裡就是這個意思,原來是受了台灣戲劇的影響啊!

 大陸地大人多,雖然用普通話可以溝通,但卻不一定都是相同的含意,也無論對錯,就是認知不同罷了。語言啊!這可是個大問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