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夫是台灣某縣議會的祕書長。

 去年我初去台灣,他特地請假要陪我去玩。誰知剛要出門,他家的電話和手機就響個不停。打電話來的多數是本縣一些平民百姓,一般是向他求助來的。有的婦女生孩子需要剖腹產,一時找不到理想的醫生,請他幫忙找;有的老人患病,生活不能自理,要他幫助請人去照顧;也有的家裡家電出故障,叫他找個修家電的師傅;更可笑的是有人因為工作和家事太忙,抽不出時間去為孩子買尿布,也要找他……。

 這些事雖小,但都有關民生問題。妹夫把一個個求助電話記在本子上,然後按緩急輕重,逐個進行解決。一會兒打電話去找醫生,一會兒又去電給修家電的人,忙得他汗流浹背,常從一旁紙盒裡抽出一張又一張面紙,邊打電話邊擦汗。他整整忙了一個多小時,電話才漸漸少了起來。這時,他好像才發現了我,對我歉意一笑,說:「三哥,對不起。」

 我連忙擺手,說:「沒事,你儘管忙好啦!」我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卻很難理解:作為一個縣議會堂堂正正的秘書長,這些瑣碎的事,用得著他自己嗎?

 車子上路後,妹夫從衣袋裡拿出個小本子遞給我,我打開一看,上面寫的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名,在名字下面括號裡還寫著每一人的狀況和需要幫助的事項。我一看就明白,這些人都是他需要幫助的對象。

 「妹夫,我真不懂,你是個官,不抓縣政的大事,偏要抓這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幹嗎?」我終於問出口來。

 妹夫向我投來一笑,解釋說:「三哥,你搞錯了,縣政大事我要做,老百姓的事也不能少。其實,老百姓的事兒也不全是小事,有關他們生活問題,我們不幫他們,誰去幫呀?再說我是他們選出來的,他們相信我,我就應該多為他們做點事,不然誰還會再投票給我呢?」

 「那也可以讓你辦公室其他人員去做嘛!」

 「其實,我們辦公室的每個人都很忙,都有分工服務的範圍,大小事都得做。三哥,你想,一個縣有好幾十萬人,單靠我一人怎麼行?」妹夫一邊開車一邊與我談話,好在台灣高速公路上車輛並不多,他開車篤篤定定,穩穩當當,不慌不忙,勇往直前。

 看他那樣,我牽性打破砂鍋問到底:「妹夫,縣裡的事都被你們縣議會『搶』去了,那麼縣裡其他機構不就要『失業』了嗎?

 妹夫哈哈大笑,連連搖頭,說:「不會的,不會的,因為他們也有服務對象,同我一樣大事小事都要做,誰能閒得了呢?」

 噢,原來是這麼回事!我不再說什麼了。美麗寶島的風光展現在我的眼前,我讚美寶島台灣,也讚美妹夫和他的同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