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美國《紐約時報》大篇幅析論探討,可能會影響到中國經濟社會未來5至10年的演進方向,值得所有西進投資營運的各方人士的重視。

 人口膨脹高齡化

 第一大症候是中國人口的加速高齡化。中國自2009年經濟繁榮之後,高齡化問題越來越嚴重。亞洲開發銀行預估到2050年,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超過總人口的五分之一,這將意味未來可以工作的勞動力日益減少,會加速耗光老一輩長期貯存下來的儲備金。所幸今天中國仍有一批年輕人群,也還有大量未充分利用的勞動力。但是,勞動力退縮的風險將隨時間推移,這種人口統計學上的巨大變化可能使中國再難以保持10%的GDP成長速度。可能在中國還沒有完全富裕之前,高齡化問題就會嚴重凸顯,而使年輕勞動力數量下降。

 第二是新崛興的河南省變得「越來越大」。河南省人口今年7月正式超過1億,已經超過了德國、法國和英國的人口數,但人均GDP與全國相比而言卻低了20%。人口的增多和經濟的繁榮帶動了中國的對外貿易量值,但畢竟越來越多的人口需要養活,中國需要進口食糧等物品勢必越來越多。

 第三,大陸出口引擎「發威」,2008年金融海嘯,中國出口額下降曾經帶來很大壓力。今年7月出口終於回到「海嘯危機前」的水準,上半年進出口總值比2009年同期成長43.1%。中國主政者開始壓抑國內需求以防止過度的通貨膨脹。這會再一次導致美國給中國貼上「匯率操作國家」的標籤,而引起貿易制裁。現在,美國貿易逆差已經達到2008年以來的單月最高記錄,其中就有12%是因為中國進口造成的。「中國傾銷」又會再一次成為「替罪羊」。

 盲目追求大數字

 第四是中國能源需求的爆炸式成長。據世界能源總署報告,2009年中國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能源消費國家,共使用了23億噸的石油。雖然中國堅決否認,但是中國無疑還是世界最大的資源進口國家。這個內涵非常可怕,中國人均使用能源已經達到了美國人均的四分之一,這意味中國將會排放超出現況4倍的排放物;即使說中國已經引進了一些清潔科技。但是,這樣的大趨勢卻足以使人相信與能源相關物資的高價格時代就要來臨。

 第五,群起追求「大數字」。中國銀行上市正在創造新紀錄。中國農業銀行在香港和上海兩地進行的首次公開募股(IPO)籌措資金192.1億美元,再加上超額配售,勢必成為世界有史以來公開籌資金額最大的IPO。這當然又讓中國打破了另一個新紀錄:成為世界前三大公開募股市場,顯示全球新股票上市的籌資市場正在向東方移轉。但是這種霸權其實並非真正的霸權。中國金融業者在當下無一不在固執地追求「世界的最高級」,因為在今天的中國,「大數字」已經越來越發意味「很多意涵」。

 這幾個最近半年來快速從中國經濟社會冒出的現象,的確讓全球經濟、市場,乃至亞洲國家的未來投資營運,都充滿了高度的政策解讀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