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日,在連續5年大陸官方統計的失業率超過4%之後,《就業促進法》生效。該法規定:受到就業歧視的,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這對大陸的勞動法律體系是一個重大突破。此前的就業歧視,都被當作勞動爭議案件處理,而勞動爭議是不涉及精神損害賠償的。

 社會運動與反歧視條款

 雖然,《就業促進法》依舊沒有指出什麼是就業歧視,但終於認可了長期以來一直被歧視的兩大勞動者群體:農民工和傳染病病原攜帶者,並規定不得實施就業歧視。《就業促進法》之所以會增加這兩個反歧視條款,與民間如火如荼的反歧視社會運動密切相關。

 大陸有近一億的B肝病毒攜帶者,十幾年來遭受著異常嚴重的就業、入學、就醫歧視。嚴重的B肝歧視現象導致許多人為此自殺、殺人。

 2003年,轟動一時的「周一超殺人案」是大陸社會反思B肝歧視現象的開始。浙江大學的優秀畢業生因為B肝不能擔任公務員,憤而刺向考官,造成1死1傷的社會悲劇。開庭前,3700多人請求予以減刑的簽名,讓媒體開始思考案件背後的社會議題,而宣判後周一超當場撕爛判決的情形,更是震撼了整個社會。

 周一超式悲劇產生幾個月後,相似的個案催生了「B肝歧視第一案」。同樣因為B肝被拒絕錄用的張先著,起訴了安徽省蕪湖市人事局。經二審終審,判決人事局敗訴。在大陸的反歧視運動史上,這個案件的影響非常深遠。當時參與該案的四川大學周偉教授、肝膽相照論壇權益版版主「金戈鐵馬」,如今都是大陸反歧視領域的領軍人物,前者成為知名的反歧視學術專家,後者成立了第一個以反歧視為己任的民間公益組織──北京益仁平中心。

 最初,《就業促進法》公布的草案中,並沒有傳染病病原攜帶者的反歧視條款。經由B肝攜帶者群體奮力爭取,潮水般給大陸國務院法制辦打電話、寄信件,才得以糾正。這在以政府主導的立法程序當中,普遍被認為是民間力量的勝利。

 民間反歧視運動的進程

 在成功修法的鼓舞下,多個省分陸續成立B肝攜帶者的志工小組,除了與僱主談判,還以「行為藝術」的方式進行社會宣導。他們走上街頭,索取陌生人的擁抱,或者邀請陌生人共同進餐,配合媒體走遍全國的重點城市,以此消除社會公眾的恐懼。現在,大陸已規定在入學、就業領域全面禁止B肝檢測,陸續修改錯誤的法規,徹底在政策層面杜絕了B肝歧視。

 而民間反B肝歧視行動,與大陸嚴重的社會歧視現象,取得了驚人的共鳴。除了性別、民族、戶籍、年齡、身高、體重、健康(愛滋病、B肝)、相貌、性傾向歧視外,黨員、屬相、血型、是否獨生子女、應屆畢業生等各式歧視,數不勝數、層出不窮。從益仁平受理過的反歧視案例裡,可觀察到大陸民間湧現越來越多反歧視社會運動的進程。

 2007年,「相貌歧視第一案」,僱主發表不歧視聲明,並與勞動者達成和解協議。2008年,「抑鬱症歧視第一案」,僱主IBM敗訴,此案被評為當年「十大勞動爭議案」。2009年,兩起「政治審查歧視案」,一名考生因父母被行政拘留無法取得軍校報考資格,另一女性考生因「先育後婚」被拒絕錄用為檢察官,兩案被評為當年「十大憲法事件」。2010年,「基因歧視第一案」,多位考生因攜帶地中海貧血基因而被拒絕錄用為公務員,此案一審敗訴,二審正在審理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