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忠成:原住民是依賴土地最深的,也是最保護土地的民族。原住民居住的地區占台灣土地四十六%,很多都在台灣的「綠色走廊」上,都是礦產、水資源和新鮮空氣的家鄉;這些如果被傷害了,底下的平原都會遭殃,所以原住民居住地若被破壞,台灣所有的居民也會受到影響。

 讓原住民部落永續發展是很重要的,但現況是山坡地與平地不等值。舉例來說,農委會補助平地景觀造林價格是很高的,所以農民願意支持;但原住民在山上要造林的話,一公頃二十年只給五十二萬,這樣怎麼過日子?應該考慮透過政策制訂,讓原住民成為山林的守護者,給予原住民適度的回饋。

 官大偉:國民政府來台後,推動「經濟至上」得產業發展政策,鼓勵農業種植,人們紛紛往山上開墾,造成如今山上的開墾過度,政府是有政策責任的。

 現在政府要在山上造林治水,其實都是為了平地的利益去做,要山地做出限制或犧牲。

 林志興:會發生像八八風災這樣的災難,其實都不是原住民搞出來的,有的是國家政策的問題,有的是全球的問題,但原住民都是第一個受害。在平地生活的人,一定要信任、支持山上的人,讓原住民對其生活的空間、環境登有自由呼吸的範圍,讓原住民來支持整個社會的完備與健康。

 畢麗家:在災難過後,災難帶來的一些資源如砂石、漂流木等可以讓原住民利用來重建,但現在情況是原住民完全不能碰。如果我們希望大部分國民能夠安全,就應該給賦予原住民在山裡面居住的能力和責任,用資源挹注;而住在平地的人本來就應該「使用者付費」。

 蔡志偉:現在國家制度其實沒有容納原住民文化系統的空間。以野生動物保育來說,很多動物對原住民來說已經多到危害的程度,但國家卻說要保護。

 部落、平地其實是生命共同體,環境能不能永續經營都必須一起考慮,但現在思維卻不是如此。譬如說核廢料存放地點的選址,其條件變項不管如何變動,衡量出來的結果一定是原住民居住的部落。

 孫大川:原民會在八八風災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要在重建條例裡守住「遷村要尊重原住民的諮商與意願」,對決定留在山上的同胞不能棄之不顧,山區通信要維持不斷訊,避難屋的糧食、設備準備充足,不斷演習,是現階段大家可以盡力做好的。

 台灣原住民給了台灣很多禮物,讓大家跳脫漢人思考,檢視台灣是不是一個文化多元社會,也是台灣民主和人權很重要的試金石。人權不只是關心原住民個人,還要看有沒有歸屬感,歸屬的家庭、文化、語言,都是原住民給台灣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