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雲林六輕大火燒出了台灣工安、環保、農漁安全等問題。

 同時國光石化(八輕)建廠可能造成整個台灣在水資源、健康風險、糧食和面對氣候變遷下不可預測的未來。這樣巨大的社會衝擊在各媒體的報導下,被簡化成「經濟發展」與「環境保全」的對抗。這兩件巨大社會衝擊發生的巧合,掀開台灣在犧牲環境所衝高的GDP假象等等無法面對的真相,同時引起了各不同領域學者的擔憂。從白海豚保育、濕地生態、健康風險、水資源失衡到國家整體發展策略等專長學者的發起,經過網路的串連,再加上中研院十八位院士的連署以及國際科學聯合會長李遠哲前院長的發聲之後,已有國內外超過一千位大學教授與研究人員的共同連署,從生態、公衛健康、空氣汙染、經濟、國家整體發展規劃等各方面提出清楚堅實的科學數據與辯證,反對國光石化在彰化建廠。

 從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六輕發生的工安事件與準備建八輕所可能帶來的衝擊,猶如科學實驗中的「實驗組」與「對照組」那般鮮明。「實驗組」的六輕自一九九三年建廠以來,在環境衝擊、健康風險、水資源的取得、空氣汙染等等「外部成本」由全民吸收的情況下,創造台灣整體經濟GDP的高度成長。然而,在這高度成長GDP背後所產生的衝擊包括雲林沿海漁業資源的減少、水資源分配不公、國土的流失、生態失衡、以及民眾健康風險等等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在兩把大火之後完全曝光。

 相對的,八輕準備開發「對照組」的彰化大城濕地,過去二十幾年仍維持很完整的濕地生態,而此豐饒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所產生的生態服務功能,提供當地居民自足的生計迴路,包括健康高產能漁業生產、鹿港百年璀燦的媽祖文化,更提供瀕危的白海豚覓食、迴游和休憩的伊甸園。

 台灣西海岸最大的濕地生態所作的這兩組實驗結果有著明顯的差異。然而在政府行政部門與開發單位強力的主導下,八輕建廠提出的環評資料都無法說服學界的疑慮,更誤導行政院長說出白海豚會轉彎等等的謬論。而行政部門更在與開發廠商一起召開的記者會中,以民股退股的威脅口吻,強渡關山式的想影響八輕環境影響評估。

 為了表達對台灣整體發展與永續的憂心,這次千位學者連署反對八輕在彰化興建提出非常清楚的研究論證,一一推翻了由國光石化所提出的環境影響評估。這些研究的範疇涵蓋社會經濟、健康風險、水資源掠奪、生態保育、國土保安以及最為重要的,八輕建廠後所將產生如六輕這樣高風險工業對台灣未來整體產業與永續發展,特別是在氣候變遷下增加的危機與風險。這是一次學界各領域學者跨領域、跨學門以及跨校際的串連所發出對政府最沈重的呼籲:停建八輕,正視台灣產業轉型的急迫性與必要性。

 就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中科四期即日起停止一切開發行為,且吳揆宣布台塑六輕煉二廠全面停工檢修的同時。向來以經濟第一,開發第一為發展模式的執政黨也該真正轉個彎,誠心面對這千位連署學者的怒吼。過去,台灣五十年的經濟發展在犧牲台灣島的環境與人民健康之下,造就了不少的經濟奇蹟,但也創造了許多兩千三百萬人民不可承受的共業。千位學者們所提出的要求非常簡單,就是應將生態、環境與健康等「外部成本」納入所有企業開發與營運成本與效益的計算;我們不要再被簡約式歸成堅持生態保育、環境保全和健康生存就是反商、反發展,與經濟發展兩相對抗的陣營。我們要的是一個真正可以共生共存的未來台灣,這一切就從停建八輕開始吧!(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