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但美卻希望多邊解決南海主權爭議。圖為上月29日大陸南海艦隊組織的海軍多兵種實兵實彈演練在南海某海域成功舉行。(新華社)

 最近在越南首都河內召開的東南亞國家協會(簡稱東協或東盟)地區論壇的外長會議中,南中國海主權爭議成為會議焦點,美國和多個與南海主權相關的東協成員均主張南海爭端應建立國際多邊機制來談判解決,此議一出,與會的中國外長楊潔篪當場不僅尷尬,而且十分惱火。

 路透社引用參加會議的外交人士的話說,被激怒的楊潔篪立刻發表了一段「強硬而情緒激動的聲明」,暗指這簡直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對中國的「圍攻」。事後,楊潔篪在與希拉蕊的外圍會談中繼續強調,中國希望和有關國家通過雙邊對話解決問題,不會接受所謂多邊機制的建議。

 稍早,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在新加坡受訪時已表示,南中國海的主權爭端將威脅海域航行自由和經濟發展。美國雖然不會偏袒任何一方,但也不容美國或其它國家公司在這一地區的利益受到威脅。緊接著國務卿希拉蕊在河內東協論壇上發表演說時更強調,美國不支持任何一方對該地區擁有主權,但反對任何國家使用「脅迫」手段解決爭端。希拉蕊表示,南海爭端妨礙了海上航行的自由,也違背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這一問題應通過「國際機制」解決。

 認美針對中國而來

 中國媒體在報導希拉蕊立場時,直言其發言是針對中國而來。為其它4個南海主權聲索國(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的實力都與中國不能相比,被美國認為有能力以「脅迫」手段解決爭端的只有中國,所以針對中國而來是顯而易見的。

 追溯美國政府過去對南海爭議的立場,上世紀80年代,美國是不介入,90年代,美國表示希望各國以和平方式解決,這次希拉蕊表態,表明美國既自認為是南海問題的利益相關者,又想做南海爭端的仲裁者。北京認為:美國積極介入南海爭端的姿態已經非常明確。而美國改變過去在南海問題上的模糊立場,積極介入南海爭端,真正背後原因就是想藉此牽制、消耗中國戰略資源,阻擋中國藍水海軍的建設步伐。

 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

 中國一向的立場是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的,認為這是中國與各該當事國之間的事,美國提出通過「國際機制」解決問題,顯然是想在解決方式上充當仲裁者。而在本屆剛結束的東協外長會議中已通過「歡迎美、俄加入東亞峰會」決議後,未來在東亞峰會上討論南海問題,美國已有盡量發揮「仲裁」作用的平台。難怪中國媒體要以「東亞峰會擴員,是迷戀大國平衡術」的標題相譏。

 另有媒體以加強的語調指出:與台灣問題相比,南海主權問題將更嚴重影響中美關係。因為台灣問題的產生有其歷史原因,而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也是包袱的,譬如要受「台灣關係法」的束縛。但南海問題就不一樣,美國完全掌握著進退伸縮的主動權。

 今年3月時,中國已經向美國表示,跟台灣問題一樣,南海問題也屬於中國的核心利益。如今美國在本來應該置身事外的情況下,仍積極介入,完全不尊重中國核心利益,「嚴重損害中美關係」。

 離開東協外長會議爭議現場後,外長楊潔篪立刻在中國外交部網站發表了一份給全世界看的聲明。聲明中說,國際實踐表明,南海這類爭議的最佳解決途徑是爭端當事國之間的直接雙邊談判。希拉蕊在河內「貌似公允」的講話實際上是在攻擊中國,「給國際社會造成一種南海局勢十分堪憂的謎像」。公開宣示了北京不會接受多邊國際機制解決問題。

 中罕見連環軍事行動

 更有戲劇張力的事是:就在東協區域論壇結束的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北海、東海和南海三大艦隊主力驅逐艦,7月26日起在南海舉行了多兵種實兵實彈演練,中國媒體和香港親北京媒體還都對軍演做了大篇幅報導。有報導稱:中國是以罕見連環軍事行動「表明寸海必爭的決心」。

 一家香港媒體還引述中國軍方人士的話說,解放軍未來可能「以軍事手段維護南海和平」,並「以武力為外交提供後盾支援。」中美雙方為了宣示對南海海域的重視,隱約在做劍拔弩張的態勢。

 面對威脅 美擬擴海軍

 無獨有偶的,為了對抗中國不斷增長海軍實力,美國國會的一個兩黨國防小組日前也建議五角大廈增強美國在亞洲的海軍力量,以防止「正在崛起的亞洲新興大國」。

 由《華盛頓時報》刊出的一則報導說,美國兩黨聯合組成的國防事務小組在一周前敦促美國防部,要改變政策焦點。國防小組認為今後的防務政策不僅要包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的反恐行動,而且還需要擴大海軍的建設,以應對「來自亞洲的威脅」。

 該一國會報告稱:「為了維護美國在安全和經濟方面的利益,美國需要保留自由出入西太平洋地區的能力。」報告還說:「如果要保護美國領土和人民生命安全,美國就必須充分地進入亞洲與太平洋地區,確保這一地區商業的自由性、維護地區的穩定和保衛美國在這一地區的盟國。為了達到這些目的,一個根植於強勁海洋戰鬥能力和戰略的美軍部隊將是至關重要的。」

 這些充滿刺激和挑戰的語言,肯定引來北京的嚴重關注。有人說,從本質上講,目前的南海問題就是崛起中的大陸國家(中國),在尋求海上發展空間時,遭到海上霸權國家(美國)的遏制與反遏制問題。未來會怎樣發展?

 最近讀到《齊魯日報》記者訪問中國退休老外交官吳建民,也談到如何解決南海問題。記者問:「政府已把南海問題列入國家核心利益,如果繼續採取談判解決的方式,恐怕只能維持現狀,中國是否允許核心利益問題久拖不決?」

 吳建民大使的回答是:「我們處在亞洲經濟發展最活躍的地方,相互依存度很高,如果今天出現問題,明天就要打仗,那這個世界就大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