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學散步介紹許多作家在香港的足跡。
▲廖偉棠(左起)、止庵和主持人馬家輝。(香港書展提供)
▲雖然有颱風但民眾參與書展熱情不減。(黃奕瀠攝)
▲香港書展文藝廊的文學大師在香港的足跡介紹。(黃奕瀠攝)

 香港文化人陳冠中曾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香港的流行文化曾經風靡亞洲,甚至建立了香港人的自信和認同,不能說是文化沙漠,只是說久了,港人自己也接受這種說法。」香港是不是文化沙漠?魯迅在六十年前便否定這種說法。

 今年香港書展遭遇輕颱,但因兩岸三地文化明星雲集,七天創下92萬人次紀錄。不過也有媒體指出,靚模寫真是吸引大量青少年參展的原因,媒體人閭丘露薇在部落格表示,韓寒在書展的火熱被電台主持人拿來與靚模相比,而韓寒在傳統媒體的版面,仍被靚模比下去。他表示,儘管貿發局想把香港書展打造成一個品牌,但現實來說,香港人不看書,熱中購書的似乎是來自大陸的讀者。

 香港政黨民建聯在書展前作了一次電話調查,發覺在五百名受訪者中,有三成受訪者一年內未曾看過一本書。閭丘露薇說,媒體的報導也很有意思,有些著急表示:「三成人不看書,政府研對策」,有的則很欣慰:「港人不愛看書?三成而已」。

 香港不是 文化沙漠

 儘管如此,許多往來港台的文化人也同時焦慮,台北是否已不如香港?香港作家梁文道以一篇〈台北書市的沒落〉批評「台灣書市處在常銷書不斷萎縮,暢銷書則排山倒海的畸形狀態」。台灣文化評論者張鐵志也以一篇〈台灣比香港更有文化?〉討論台灣文化評論刊物的減少。

 然而,更多香港年輕作者仍對台灣出版表示傾羨。香港電影發展局近年成立電影發展基金,試著透過政府投資方式再現香港電影榮光,而這是向台灣新聞局的輔導金計畫借鏡的。

 儘管香港文化人不甚滿意,但我們仍得說,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在香港書展年度作家劉以鬯的讀者見面會上,一位讀者表示,《酒徒》是充滿香港特色的文學作品,「香港1962年就有了《酒徒》和別的創作,20年後還要說香港沒有真正的文學,那就實在太可笑了。」中國知名部落客韓寒也在讀者見面會上表示,「香港這麼多好電影,怎麼會是文化沙漠?」魯迅也說,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香港地位僅次上海和北京,許多現代作家曾到香港客居、定居或訪問,魯迅即為其一。大陸作家止庵表示,魯迅和胡適兩度到香港演講,但他也透露,魯迅非常不喜歡香港,但其他城市他也沒喜歡過。而胡適對香港印象則非常好。

 香港成立 南區文學徑

 香港作家小思去年曾出版《香港文學散步》,讓南區區議會靈機一動,趁書展揭幕前宣布設立「南區文學徑」,並印製地圖及明信片,鼓勵遊客追緬。曾經居住在香港島南區的當代文學家就有張愛玲、蔡元培、許地山、戴望舒、蕭紅5位當代文學家。

 今年香港書展特別在文藝廊內展示「文學大師在香港足跡」並邀請大陸學者止庵和香港詩人廖偉棠談談這些作家和香港的關係。

 「我對文化香港的發現,戴望舒是個橋樑,戴望舒帶著我去看香港。」戴望舒是廖偉棠的偶像,因而常在詩歌中提到他,他說,「戴望舒在邊緣想像中國」。不只戴望舒,他也時常在詩歌中紀念那些曾在香港居住的大陸作家,在他的詩歌及攝影集《和幽靈一起的香港漫遊》中,提到的幽靈中就包括戴望舒、蕭紅、張愛玲。

 對日抗戰期間是作家到香港最多也是創作量高張的時期。包含張愛玲寫了《天才夢》,蕭紅寫了《呼蘭河傳》,戴望舒寫了系列詩歌。1949年後,張愛玲再度到香港創作大量電影劇本、小說《秧歌》和《赤地之戀》。除張愛玲,茅盾來過香港三次,並在1937年來港,完成《第一階段的故事》,1941年再次來港,茅盾又寫了小說《腐蝕》。

 止庵表示,因為語言問題,這些作家難以進入香港生活,因此多寫文人圈子,讀者並非香港人。但張愛玲仍有多本香港相關創作,如《燼餘錄》、《小團圓》和《重返邊城》等。

 周作人未曾來過香港,但1960年代曾在曹聚仁介紹下,為香港媒體寫文章,而周作人抱怨,香港的稿酬比大陸低很多,要求寫的層次也很低。這多少反映香港之於大陸的文化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