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何在▲公捕公判的示眾運動在大陸由來已久。圖為去年湖南省郴州市在市中心廣場召開的公捕公判大會現場。(中新社)
▲6千民眾目睹公捕公判。(取自網路)

 7月14日,湖南省婁底市舉行「公捕公判」大會,將52名犯罪分子五花大綁遊街示眾,這種做法,在大陸地方官員眼中具有震懾作用,是「非常手段」,但影片被上傳至網路後卻遭網友一致撻伐,認為根本是文革遺風,「有損法治、侵害人權」。

 有學者更直批,「腐敗官員怎不遊街示眾?」質疑大陸司法機關進行公捕公判,甚至遊街示眾是否合法?

 大陸每年上百起

 》報導,烈日下的足球場上,20名罪犯和32名嫌疑犯並排而站,他們被剃成光頭、著黃色背心,雙手反剪、五花大綁,麻繩從脖子捆下來,繞過肩膀,直到手腕。胸前掛著70公分長、50公分寬的木牌,牌子上寫有名字和罪名。主持者大喊:「把犯人押上來!」又一排犯人在員警押送下步上主席台,面向群眾站好,等候對罪名的「宣判」。台下,觀望的民眾表情各異,像是在看一場大戲。

 這是今年7月14日上午,位於湖南省中部的婁底市正在舉行的「優化漣鋼及其周邊環境公捕公判大會」,現場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而這一幕很容易讓人忘記了今夕是何夕,彷彿回到了「文革」時代。

 這已經是這個足球場自2009年4月來的第3次公審公判了,主題都是「整治漣鋼周邊環境」,在有數千年「示眾史」的大陸,這樣的運動即使到近年,亦每年都會發生上百起。

 當日,除了婁底市公檢法相關領導外,還有漣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員工、當地中學生及其他民眾等約6千人圍觀。官方指出,「公捕公判」的目的是為了「優化」給大陸國有鋼鐵企業、當地經濟支柱湖南華蔆漣鋼集團環境,而這52名被公開逮捕及公開判決者的罪名多是盜竊,或者涉嫌盜竊漣鋼財物。

 大陸國企漣鋼集團是婁底市經濟的半壁江山,年產值達140億元人民幣,員工上萬人。在婁底官方的眼中,「漣鋼興、地方旺」;而在坊間,「要小康,偷漣鋼」一度成為漣鋼周邊民眾流傳的口頭禪。

 不過,「要小康,偷漣鋼」背後卻隱藏複雜的因素,大陸十一五規畫以後,漣鋼規模快速擴張,向外徵地後,產生大量失地農民,部分農民只得以偷盜漣鋼鋼材及原材料、設備等變賣謀生,導致漣鋼周邊治安持續惡化,婁底市綜治辦主任向健勇說:「最多1個月抓了200多個偷東西的人。」

 家屬飆淚一路跟

 對圍觀的民眾而言,他們只是來看熱鬧的,但是看熱鬧的畢竟不是全部。這場公捕公判大會約進行了1個半小時之後,五花大綁的罪犯和嫌疑犯被帶上大卡車遊街示眾,隨後押回看守所,52歲的蕭小芬就在大卡車上與自己半年不見的丈夫龔高松重逢。

 當日,有52名犯罪分子站在7輛掛有「嚴厲打擊侵害漣鋼犯罪行為」、「促進企地共同繁榮開發」等標語的紅色大卡車上離開體育場,車隊緩慢前進,一路行經漣鋼賓館、漣鋼雙菱大廈、漣鋼影劇院、漣鋼醫院及中學等漣鋼最繁華的路段。

 脖子掛牌 親人不忍

 從40公里外的漣源市七星街鎮趕來的蕭小芬,在其中一輛卡車上看見了丈夫:「頭髮理光了幾乎認不出來,後來認出來,當時我就哭了。50多歲的人了,被綁著,掛著牌子,繩子勒進胳膊裡。」

 龔高松是被「公開逮捕」的嫌犯之一,罪名是與其他3人共同盜竊4.3噸漣鋼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鋼渣,總價值8680元(人民幣,下同)。蕭小芬的弟媳說:「50多歲的人了,又不是殺人放火,不能接受遊街這種事啊,讓家裡人以後怎麼生活啊?」緩慢行進的卡車吸引了沿街民眾的目光,有人歡呼,也有人哭泣。抵達看守所後,員警們將疑犯的木牌摘下,手拿著麻繩把他們牽進了看守所。蕭小芬和女兒哭著一路追到看守所,看著車子帶著老公消失。

 自首嫌犯 不能倖免

 同樣心碎的還有27歲的李堅二和32歲的盧志勇的父親,兩人因為去年在漣鋼設計院盜竊價值2千元的電腦被捕。

 今年3月,李堅二被捕後,盧志勇曾到管理漣鋼治安的洪家洲派出所自首,期望退贓並拿出1萬元後能夠取保候審,無奈趕上整治浪潮,取保沒有成功,反而被抓去「示眾」。盧父老淚縱橫:「我兒子才32歲,這次是去自首的,知道要改正,國家應該給他一個面子啊。以前就算做錯了都要把臉蒙起來的,也不是殺人、強姦,這樣遊街傷害他的人格。」

 未審先判 人格汙辱

 而李堅二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有「公開逮捕」這回事,哥哥得知消息後非常驚訝:「案子都還沒判,就這樣遊街肯定不行啊!這對人格是汙辱,對我們家人的名譽也是極大的打擊。」李堅二的妻子則質問:「法律允許這樣做嗎?不管做錯事,還是怎麼都好,即使判了死刑,也不能這樣遊街啊!」

 在婁底,押送犯人遊街回到看守所後,犯人脖子上掛的姓名木牌會被一一取下,堆成一堆,這些木牌,不少是2009年召開公捕公判大會時留下的,往後,或許還有它們派上用場的時候。

 (文轉C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