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等人已經習慣打麻將度過夏天。(取自網路)
▲麻將已經成為國際化的娛樂活動。(新華社)
▲早在多年前,就有美國中學老師教學生學習打麻將。(取自網路)

 中國「國粹」麻將已經成為國際化娛樂活動,在荷蘭、日本、美國等地都十分流行。荷蘭有多個麻將組織,日本千葉市則有世界首座麻將博物館,麻將也在美國華人圈和亞洲華裔文化圈的移民中普及。

 中新網指出,7月19日,美國今日新聞報(Newsday)就以整版封面專題報導長島掀起的麻將熱。現在,到處有人熱衷打麻將,無論是圖書館、社區中心、高爾夫和網球俱樂部,都有許多人把打麻將當作每周盛事,樂此不疲。

 美國也出現麻將老師。華裔麻將老師Lin Maris的麻將課已經滿檔,學生有曼哈頓投資銀行家、設計師,還有想交女朋友的男士。其實,早在多年前,美國維吉尼亞州某中學,甚至有學生們在午餐時間,和老師學習玩麻將。

 度假小屋麻將專區

 《新聞晚報》報導,麻將自1920年代傳入美國後,便深受猶太女性喜愛,並發展出美國獨有的遊戲規則與麻將文化。

 今年夏天一個熾熱的下午,紐約市大西洋海岸上,一些人正「昏昏沉沉」地在躺椅上享受日光浴;另一些人則在草坪的椅子上,輕輕靠著椅背,慵懶地陶醉在新出版的愛情小說裡。四周安靜得彷彿只聽得見海鷗的鳴叫聲和浪花拍岸時的聲響。但是,一陣吵鬧聲,打破了這片海灘的寧靜。「兩索!」「兩萬!」「四筒!」這是4個紐約人在打麻將時發出的聲音。

 坐落於大西洋海岸附近的銀角(Silver Point)海灘俱樂部,有數百棟木結構的小屋和數百個寄物櫃,在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度假區,喬伊斯·科恩、柯拉·蘇·考夫曼、朗尼·派克、蘇珊·明傑格林和勞里沙因貝格這5個女人卻在這裡度過了她們的整個夏季。她們大多數都是來自美國拿索郡(Nassau County)五鎮區的退休教師,早已習慣以打麻將的方式安享晚年。

 現年63歲的科恩來自瓦利斯特里姆(Valley Stream),她說:「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愛麻將,我也同樣愛這片沙灘,愛和這一大幫子好朋友一起玩。沒什麼比這更好的了!」

 消遣首選打發時間

 對於她們而言,這些用華麗的中式圖樣刻製的麻將牌「萬」或「索」,已經成為消遣的首選。當然,她們還會一邊打麻將,一邊聊著「美國偶像」、米奇·艾爾邦最新出版的書、晚餐吃點什麼,不過聊得最多的還是各自的手氣如何。

 52歲的明傑格林太太邊仔細打量著之前摸到的牌,邊用意第緒語(猶太語)埋怨道:「手氣真是太差了!」科恩太太則沮喪地回應說:「這真是太可怕了!我該怎麼辦?」明傑格林太太說:「我不能告訴你現在該做什麼,我只會告訴你接下來我準備怎麼做。」

 2年賺到一台電視

 她們也會為了增加一點刺激性,在每一局麻將下一些賭注,但數額相對較少。通常每一天每人下注的金額不會超過10美元,這已經是極限了,但是,隨著勝利的不斷累積,錢自然也會積少成多,科恩太太就用2年來所賺的「戰利品」買到了一台平板電視。

 今年年初,紐約曼哈頓區的猶太人傳統博物館(Museum of Jewish Heritage)展出了當地根深蒂固的麻將文化。一張拍攝於1924年的老照片同時顯示了麻將進入美國的時間及其「移民」後的特色,照片中,4名美國女性在泳池裡的浮桌上打麻將。

 但這項遊戲也會反映出不好的一面,一名女性曾如此描述:麻將只是一種「形式上的治療方法」,被妻子們用以慰藉對在城市中工作、「圖謀不軌」的丈夫們的擔憂情緒。

 麻將聯盟成員逾30萬

 展覽管理負責人蒙莉莎·馬騰斯說:「麻將這種娛樂項目度過一段黃金期後,開始逐漸失去光彩,因為人們不再與親朋好友一起共度假期,並且越來越少的上班族女性選擇在夏天休假。不過,當嬰兒潮時期出生的那批人退休後,麻將可能經歷再次輝煌。就目前情況看,美國麻將聯盟大約有超過30萬名成員。」

 對這群女人來說,友情與麻將一樣很重要;麻將已經被戲稱為「能把人『捆』在一起的玩意兒」。舉個例子,科恩太太和考夫曼太太已經玩了30年的麻將,現在考夫曼的女兒已經是沙灘俱樂部日間夏令營活動的顧問,而且她的營員之一正是科恩太太的兒子。

 其實,在布魯克林區(Brooklyn)長大的科恩太太,起初並不喜歡麻將,她曾說:「你永遠都不會想去做你母親曾經做過的事。這句話讓我想起了卡茨吉爾的那幫老女人,我可不想被歸入她們這一類。」但是,由於其他女性朋友都在沙灘俱樂部學習麻將,科恩太太最後還是「投降」了。

 相反地,明傑格林太太說自己正是從母親那兒學會麻將。如今,她一周要玩5次,麻將的快樂使她忘卻了腿部殘疾所留下的傷痛,她說:「打麻將會讓我一直很投入,而且因為這樣我就不會去逛商場,所以我的丈夫也很樂於見到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