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具國際競爭力的兩大產業龍頭──科技業的鴻海企業集團及石化業的台塑企業集團,最近相繼因為發生員工自殺事件及廠區火災事件,遭到社會輿論的嚴苛批評。兩家企業雖已立即進行危機處理,但面對諸多不盡公平的指責,不免深感挫折與心寒,外傳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即大動肝火,原先宣布超過新台幣千億元的重大投資案,已暫緩進行,因此將影響逾萬人的就業機會。這樣的演變,必定對台灣經濟發展造成嚴重不利衝擊,值得國人寄予高度重視。

 鴻海集團所屬富士康公司接續發生員工跳樓事件,固然與工作環境、管理制度有關,但大陸一胎化下年輕一代難耐壓力亦為重要因素。作為企業經營者,誰願意看到這種現象?鴻海企業除採取系列措施因應,郭台銘董事長甚至坐鎮現場親自處理,展現企業主負責任的態度。不料此事發生在大陸,傳回台灣卻受到社會極度情緒性的指責,包括勞工團體前往鴻海股東會會場抗議,直指郭台銘為「劊子手總裁」;另有超過百位學者聯名召開記者會,宣稱「不歡迎血汗工廠鮭魚返鄉」,甚至還誣指鴻海是「台灣之恥」。面對如此侮辱,難怪郭台銘會萌生退意,擱置大規模的返台投資計畫。

 鴻海集團在台灣起家,橫跨電腦、通訊、消費性電子、液晶電視、面板、通路等產業,過去10餘年每年營收平均超過30%,合併產值已逾新台幣一兆元。由於產品以國際市場為主,設廠地點逐漸外移,主要集中在中國大陸,當地聘僱員工最多高達68萬人。如此龐大規模的企業,願意返回台灣擴大投資,可以創造龐大就業機會,並帶動台灣經濟持續成長。令人遺憾的是,台灣社會瀰漫的非理性反商情結,澆息郭台銘回來投資的熱情。

 台塑六輕園區煉油部煉製二廠發生火災,同樣立即引發外界嚴厲的批評,當地民眾亦趁機展開抗爭。煉油廠內出現火災這種工安事故,造成附近居民恐慌,究竟肇事原因為何,台塑管理階層自有必要迅速完成調查,向社會清楚說明,如果涉及內部作業疏失,則應懲處失職人員並嚴格檢討,確保類似事故不再發生。

 實際上,六輕火災之後,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第一時間立即拜會經濟部長施顏祥,說明工安事故處理狀況,並保證將加倍提升環保與工安品質;副總裁王瑞華則代表該企業向社會道歉,同時強調台塑已在第一時間組成菁英團隊,對所有旗下工廠進行總體檢,確保工安事故不再發生。台塑集團向以管理嚴格著稱,發生工安事件對其經營績效影響極大,外界應有理由相信台塑領導人的保證不會是虛應故事,更何況環保署、勞委會及保險公司都已加強檢查與監控。

 惟從最近情勢觀察,台灣社會就此事件的評論,就像對鴻海集團的攻訐一樣,充斥各種情緒性的渲染與臆測,並未就事論事探討問題解決之道,更罔顧兩家企業過去高度嚴謹的經營風格。當年台塑六輕計畫被政府列為國家重大建設,興建過程經歷重重困難,開始量產之後則發揮龐大效益。六輕面積僅占全國萬分之7,但產值卻高達全國GDP的10%左右,例如民國97年年產值為新台幣1.548兆元,占台灣GDP的12.19%,去年產值則為1.206兆元,占GDP的9.64%,而每年繳納政府稅收則超過3百億元。六輕對國家作出這樣鉅大的貢獻,卻只因為不慎發生火災事件就被外界全面予以抹殺,顯然並不公平。

 其實,石化工廠的運作本就潛藏極高的危險,觀諸世界各國莫不如此。例如向以工安及環保績效卓著聞名的英國石油公司(BP),最近即接續爆發四起重大意外事件。六輕此次發生火災是脫硫後的重油外洩而非爆炸,並且沒有人員傷亡,已屬不幸中之大幸。從長期來看,誠如施顏祥部長所言,石化工業是台灣的支柱產業,涉及數千億產值及數十萬就業人口,我國不可能沒有這個產業。既然六輕產值對國家經濟成長具有關鍵的重要性,台灣不可能沒有這個生產基地,能夠做的就是盡全力將意外事故發生的機率減至最低。我們期盼台塑經營階層能由這次火災事件記取教訓,除了對所有工廠展開徹底、全面的總體檢,同時要進一步建立工安事故的防範機制,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另外,我們也要呼籲朝野政治人物,切勿輕率將企業界偶發的工安事故,當作相互鬥爭的工具。在民主體制下,朝野兩黨都有機會輪流執政,任何執政者都須重視經濟發展,而經濟不斷成長又非得仰賴製造業的生產不可。台灣是法治國家,對於製造業可能發生的勞工問題或工安事故,目前均有相關法令加以規範,政府主管部門大可依法進行適當的處置,最重要的還是企業經營者基於自身形象的維護或營運成本的考量,必會主動盡力避免類似問題的發生。鴻海及台塑都是國際級大企業,市場遍佈全球各地,設廠地點也可選擇世界任何適當國家,如果因為在國內受到不盡公平合理的對待,即可能放棄繼續在台灣投資,甚至進一步遷移海外。萬一出現這樣的狀況,豈是國人所樂見?對馬政府當前為發展經濟而積極推動的對外招商政策,豈非一大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