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前夕,看到建中的學生因課業壓力而跳樓自殺,讓我這個過來人真希望能拉他一把。

 遙想當年,歷經三年苦讀,進入人人羨慕的北一女,但是沒人教我,入校後如何調適從雞首變牛後的心情。在班上,同學間為了分數,斤斤計較,勾心鬥角。高一時甚至有一位同學,自慚是重考生,受不了壓力,竟然精神崩潰,住進了精神療養院,最後轉學到美國。

 我畢業後考上俄文系,自以為人生大概到此為止。而我的弟弟也是以最低分進入建中,高中成績乏善可陳,最後還重考大學。我們的表現在這些明星學校裏,算是不傑出的校友,連校慶都沒人會邀請。

 可是二十年過去了,我已經做了律師,還念了個美國的企管碩士,我的弟弟也當了醫生懸壺濟世多年,這才明瞭人生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但是對一個高中生而言,回校演講的優秀學長都是一路順遂的,他如何能找到一個對自己有用的模範role model呢?

 我建議建中校長,應該邀請有不同發展的不傑出校友回校,讓學弟妹們知道人生還有其它選項,只要活著就有無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