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跆拳道選手楊淑君在亞運比賽中被判失格並遭栽贓羞辱,想想這如果發生在西方運動員身上,毫無疑問的必然全力維護尊嚴與榮譽,尋求一切途徑力爭到底,哪可能還會有其他考慮呢?參賽機會若與尊嚴榮譽相比,顯然無足輕重。

 事件發生當下,可能是裁判對電子襪款式規定瞭解不夠深入,加上受到干擾偏見引發的誤判,亞跆盟與世跆盟很可能為掩飾過錯,陷入用更多謊來圓謊的局面。從世跆盟與亞跆盟不斷要脅我國參賽權的傳聞來看,顯然是心虛,才會想盡辦法要用威脅方式來掩蓋真相。如果亞跆盟沒有錯誤或只是單純的誤判疏失,心裡沒有鬼,就會當作只是一個運動員提出國際仲裁的司空見慣小事,根本就可處之泰然,甚至大方的說,尊重運動員選擇這個體制所設計的救濟途徑。世亞跆盟若如傳聞所言,對中華跆協威嚇停權,正好是無意間自曝國際仲裁不只必輸,還可能捲出更大醜聞的膽怯。

 黑襪栽贓與世跆盟祕書長梁振錫對楊淑君的指控已超出運動裁判的範圍,不是比賽勝負與得不得獎的層次,而是涉及栽贓與毀謗名譽,絕對超出運動仲裁的層次,而是人的尊嚴層次,應該把訴求定位在追究栽贓刑責,賠償名譽損害,與要求公開道歉,這並不在民刑法庭尊重運動裁判權的範圍,應積極循法律途徑討回公道。中華跆協不便與世亞跆盟過於針鋒相對,宜在協助運動仲裁這條線上,而國際民事與刑事官司宜由民間組後援會出錢出力來協助楊淑君到中國或韓國打官司,到時候,說不定世亞跆盟反過來求中華跆協幫忙和解,以比較不難堪的方式下台階。

 運動家精神,最可貴的是要能從運動場上貫徹到運動場外的人生,我們要全力支持楊淑君洗刷自己的清白,恢復尊嚴與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