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AIG集團標售南山人壽案,近日就要公告得標者,目前外界最看好潤成得標,如果真是如此,走了博智,來了潤成,金管會又要傷腦筋了。不過,為了南山著想,不論花落誰家,金管會都該速審速決,別把企業拖垮。 AIG因栽在金融海嘯中,開始處理國外資產,南山人壽也在賣出名單中,二○○九年十月決定賣給香港中策集團組成的博智,但政府考慮到大股東的適格性、保險經營的長遠與穩定性,最後駁回這項交易。不過,這個審查時間拖了快一年,南山人心浮動,讓南山的市占率節節下降。

 金管會的「第一志願」當然是希望AIG繼續經營,然後如AIG旗下的香港友邦在港釋股上市一樣,讓南山在台灣釋股上市。不過,AIG還欠美國政府一大筆錢,需款孔急又無意再耕耘台灣市場,顯然無此意願,還是搞了二次招標。這次的買家中,除了國內三家金控外,還有上次鎩羽的博智,及新增潤泰集團尹衍樑與寶成聯合組成的潤成投資。

 這幾家競標者中,博智被金管會打過回票,希望不大;倒是潤成來勢洶洶,傳說出價最高、希望最大。不過,是否能通過金管會審核也是疑問最大,對AIG與金管會而言,無疑是陷入一個尷尬的局面。

 潤成老闆尹衍樑是非常成功的商人,原本在台灣也擁有銀行、投信等金融機構。但在公元二千年前後,尹衍樑陸續處理了這些資產,把發展重心移往大陸。結果證明其眼光獨到,成功的躲過台灣「停滯的八年」,搭上大陸飛躍成長的年代,潤泰集團成為最具代表性的中概股。

 不過,這段成功的過程,現在卻可能反而成為標下南山的「石頭」。金管會一直要求得標者要有長期經營的意願,相較其它三家金控經營金融業,都是海枯石爛、長期經營,尹衍樑過去的經歷,顯然較像創投或是短期投資者,獲利即出場的模式。此外,由於尹與寶成都是在大陸發展深耕,如果是潤成得標,博智案中引發的港資、中資疑慮,也可能同樣出現。金管會該准還是駁回,都要面對此壓力。

 AIG高層鑑於第一次的標售未能通過金管會審核,這次標售前都特別前往金管會投石問路。不過,只得到含糊的「五大原則」,顯然其對台灣官場與政治生態不夠了解,官員當然不可能表露對特定廠商的厭惡或喜好,否則可能被冠上圖利罪哩。但日前高層官員一席讚美AIG不是只以價格高低選得標者的談話,又讓AIG神經緊繃,試圖去了解與詮釋其中含意。南山到底花落誰家的戲碼,大概還有得瞧。

 但不論最後結果如何,鑑於首次招標時,金管會一審核就空耗了快一年,把南山由A級生拖為B級生,這次,就盡量速審速決吧,別把南山再拖為C級生,如果拖出啥問題,最後終究還是要政府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