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放手  ▲立法院修正《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在家屬同意和醫師認定下,可以拔除末期病患的維生管線,但執行方式引發爭議。圖為安寧病房病患。  (本報資料照片)

 「想起媽媽急救時,那麼痛苦的樣子,法令修改對病人也算是解脫!」只要想起母親臥病那幾年,林小姐仍不禁流下了眼淚,母親插管救治,時間長達一年多,整個人陷入昏迷的過程她至今仍記憶猶新。聽到將要修法的消息,她深感對病人及家屬都是好事。

 林小姐的母親多年前髖骨骨折,動了一次大手術,整個人的健康就像溜滑梯般急速惡化;後來又罹患帕金森氏症,本來就行動不便的她動作更遲緩、僵硬。有一天不小心跌倒,緊急送進醫院,開始了一年多插管臥床的日子。

 林母需要透過抽痰機抽痰,幾近昏迷、無法言語,但只要護理人員替她抽痰,她往往痛到不斷流淚。母親痛苦的表情林小姐歷歷在目,想起來仍心疼不已。哥嫂雖是雙薪家庭,母親長期插管臥床仍是沉重負擔,「人家說久病無孝子,我深刻體會。」

 林家請了外籍看護協助照護,但晚上誰輪班、誰出看護錢、出多出少這些問題,大家意見分歧,計較誰來醫院時間多、誰付的錢多,每次討論大家火氣愈來愈大。久了也影響兄弟、妯娌關係,身為女兒的林小姐看在眼中,也很不好受。

 「若能醫好,當然希望盡力救治,但我們心裡也很明白,媽媽來日無多。」林小姐說,拖延下去看著媽媽痛苦,其實心裡很難受。一年多後,母親因多重感染、器官衰竭再生,一家人雖然覺得難過,卻也覺得心中的大石頭放了下來。

 對於修法,林小姐深感「這樣對病人、家屬都比較好!」她也同意,一定要由最親近的親人決定,「這樣的煎熬、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會!」

 但拔除病人呼吸器等維生儀器對傳統家庭還是有很大的壓力,林小姐說,因為深怕長輩會責罵等,希望未來立法能更為周延,減少無謂的爭議及糾紛,對病人、家屬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