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文替兒請命,力促修法延長外勞期限;陳節如反對修法,也是盼能替自己的孩兒推動完善的長照制度。兩位重殘兒的家長雖立場相左,但天下父母心,都值得外界憐惜關心;只是,修法延長外勞期限,可能衝擊影響社福、移民、勞工等政策,外界討論此事,應該跳脫個人情緒感情,審慎為之。

 觸動人心的小個案,往往能反映社會裡的大問題,甚至轉化成為推動立法或決策的能量;只是當個案的考量與制度的考量互相牴觸時,仍應以制度優先。陳長文之子的處境令人不忍,可另定施行細則專案處理,若貿然全面延長時限,恐將打亂國內發展長照制度的規畫。

 儘管勞委會、內政部紛紛呼應陳長文的訴求,但主管機關應該深刻檢討國內照護體制的機關,衛生署負責評估外籍監護工的申請需求,勞委會主管外勞境內管理,內政部負責長照制度,結果三個部會各行其事,陳長文之子的個案引起社會共鳴,突顯的其實是台灣照護資源的嚴重不足。

 政府必須思考的是:我國社福體制的建構,究竟是要把照顧責任丟給家庭,再由家庭找外勞,甚至放任外勞市場的無限制發展?還是積極透過國家資源的合理分配,挹注更多的照顧經費,積極發展國內長照制度,健全服務員勞動條件?

 除了身心障礙者,台灣已漸漸邁入高齡化社會,建立國內完善的長照制度才是長久之計。企盼兩位重殘兒的家長的不同意見,能夠藉以聯手為弱勢者爭權益,共同催生推動出更完善的長照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