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壇的習慣,新年第一天政黨的派系都要舉行團拜,民主黨就像自民黨一般也不例外,結果小澤一郎聚集了一百廿名議員,而身為首相兼黨魁的菅直人,卻只有四十五名議員捧場,這就越發說明菅政權的朝不保夕。

 菅政權的危機是內外相迫,民意信任度已跌至二三%,一般說來已是內閣垮台的臨界線,新年度要想挽回倒閣危機似乎並不容易。

 菅直人和外相前原誠司將外交安全完全押寶在美國身上,不但與中國搞僵,也與俄羅斯搞僵,實在缺乏外交智慧,搞不清楚美國的戰略作為。

 美國一方面團結日本與南韓,但回過頭來照樣與中國談和,一般預料不久之後的中美高峰會,歐巴馬與胡錦濤將達成若干穩定亞洲情勢的協議,將日韓冷落在一邊。南韓總統李明博有先見之明,一直不願與中國齟齬,菅政府卻見不及此,現在慌了手腳想赴北京訪問,又想去莫斯科訪問,話是放出來了,能做出讓選民滿意的成果嗎?

 當然,選民最關心的是經濟如何起死回生,讓失業率下降、生活水準不再滑落,但菅政府同樣交不出答案,財政情況壞到竟然考慮徵收「養狗稅」。共同新聞社調查一百一十家大型企業,結果有八十四位領導人認為經濟已失去動力。

 選民一度認為民主黨可取代自民黨,但民主黨內鬥加劇後,看來較自民黨更不可靠,儼然已分為小澤一郎與鳩山由紀夫,以及菅直人、前原誠司與岡田克也兩個陣營。政策因此難產是一端,選民的失望感又是一端。國會復會之後,民主黨能否團結對抗自民黨的攻擊,將是一大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