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司令雷玉其把娶媳婦當作戰,派少將當婚禮總召,由上校當接待、總務與行政組長,悍馬車充當禮車隊攝影車,婚禮前兩天,所有參與官兵還要「現地訓練」。排場真是嚇人!

 馬英九總統可說是蔣經國的關門弟子,自奉儉樸,空軍司令嚴重違反蔣經國的「公務員十大行政革新」,看來烏紗帽難保。

 不過,當事人一定滿腹委屈。國民黨的榮譽主席連戰當副總統時,娶媳婦搞「世紀婚禮」;民進黨執政時,陳水扁總統跟進,娶媳婦也搞「世紀婚禮」。雷玉其追隨「長官」,比照辦理,搞了小號的「世紀婚禮」,算罪大惡極嗎?三軍總司令陳水扁可用「空軍一號」專機迎賓,為何空軍司令不能用悍馬當攝影車?

 雷司令當然也會感到奇怪,連戰幫兒子辦「世紀婚禮」,民進黨罵翻天,陳水扁也在總統選舉拿來大做文章。可是政黨輪替後,陳致中的世紀婚禮,綠營政客、名嘴沒人批評,而且以獲邀參加為榮;這時,反而是參加過連家世紀婚禮的藍營政客、名嘴冷嘲熱諷;更好笑的是,嘴巴剛閉上,這些人轉頭又去參加顏清標娶媳的世紀婚禮了。

 輿論對世紀婚禮口誅筆伐,痛罵政客只跑婚喪喜慶,不問國政,記者們對政客一天勤跑卅攤,任令議事空轉,非常不以為然。但是,罵人容易律己難,新聞界自己的婚喪喜慶一樣很「世紀」;喜幛、輓聯最好正、副總統與五院院長全到齊;紅、白帖則不分遠近親疏,一視同仁地狂炸;證婚、拈香的政客,當然官越大越好。

 後藤新平批評台灣人「愛錢、怕死、好面子」,罵得真是一針見血,世紀婚禮所映照的,其實就是既自大又自卑的華人性格。自大的華人搞世紀婚禮,自卑的華人罵世紀婚禮,自私的華人永遠罵別人辦世紀婚禮,卻自己搞世紀婚禮。

 空軍司令把婚禮視同作戰,當然是民主國家的笑話,確實太離譜、太濫權。但,政客、媒體檢討空軍世紀婚禮時,難道不須反省自己有無濫用監督制衡權力,助長婚喪浮誇奢豪的風氣?